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推荐人:白芷伤心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09-14 11:45 阅读:

 宿雨散尽,晨烯白露,小楼听春,静观锦花。

  
  自是人间的四月天,在沐浴过一场春雨之后楼下的小园里几株不知名的花竟绽开的如此美艳,亦如曾经的你在阳光下暖暖的笑...
  
  轻斟一盏新茶,透过舌尖,阵阵清香沁人心脾。借着此番繁华的春意,默默梳理着往昔琐忆,终是无法忘记那场青春盛宴啊!一个人,一生,最美好的场景也大抵如此吧。一遍又一遍的翻转那份旧梦依稀,总试图看清点点滴滴关于你的画面。一个表情,一个轻嗔笑骂,便能让我喜出望外;一次擦肩,一次相顾无言,便能让我重拾零散的芳香;一个背影,一双似水明眸,便足以萦绕我平生的思念。
  
  思念、眷恋如同一株同根而生的四月花,辗转纷乱,却又交错盛开在岁月的长河中,无声无息,却早已堆满枝桠。曾千万次的驻足回望,依旧掬不起那段清浅漫谈的时光!思念却终究要一片一片零落在似水流年?淡看浮生百态,笑语过往种种,唯独不能抹去的还是那份执念相依吧:陪你去天边,经历过久久磨难,放眼天下信念不变。
  
  属于我们的繁华,尚未经历过执子之手花前月下的浪漫,已是天各一方再会无期的神伤!曾经我早已把浮生暗定,梦想与你一起清居在繁花似锦的山川中,静看细水长流;梦想与你一起撑长蒿荡漾在小溪柳帘中,体味那一场康桥绝恋;梦想与你一起剪烛西窗,轻轻诉说那一番夜雨阑珊;梦想与你一起执一把油纸伞,沉醉在烟雨烂漫的诗境江南。而梦终究是梦,流年却早已暗自偷换唯余醒来时耳畔的那两行清泪。
  
  我们还会不会再见面呢?当时流年翻转,笑语言欢,一切都道是寻常,而今我一个人漫溯在回忆的潮流里,有多希望,彼时的你,常伴于身旁,却不过是西风独自凉!莫道流光不堪剪,淡淡碎碎总消散,且看这繁华三千,芸芸众生,不亦是如此一般?散了,散了,如烟花般烟消云散了,独留一轮冷艳的明月悄悄照亮着天涯。
  
  此生,若你安好,又何尝不是我人间的四月天?
  宿雨散尽,晨烯白露,小楼听春,静观锦花。
  
  自是人间的四月天,在沐浴过一场春雨之后楼下的小园里几株不知名的花竟绽开的如此美艳,亦如曾经的你在阳光下暖暖的笑...
  
  轻斟一盏新茶,透过舌尖,阵阵清香沁人心脾。借着此番繁华的春意,默默梳理着往昔琐忆,终是无法忘记那场青春盛宴啊!一个人,一生,最美好的场景也大抵如此吧。一遍又一遍的翻转那份旧梦依稀,总试图看清点点滴滴关于你的画面。一个表情,一个轻嗔笑骂,便能让我喜出望外;一次擦肩,一次相顾无言,便能让我重拾零散的芳香;一个背影,一双似水明眸,便足以萦绕我平生的思念。
  
  思念、眷恋如同一株同根而生的四月花,辗转纷乱,却又交错盛开在岁月的长河中,无声无息,却早已堆满枝桠。曾千万次的驻足回望,依旧掬不起那段清浅漫谈的时光!思念却终究要一片一片零落在似水流年?淡看浮生百态,笑语过往种种,唯独不能抹去的还是那份执念相依吧:陪你去天边,经历过久久磨难,放眼天下信念不变。
  
  属于我们的繁华,尚未经历过执子之手花前月下的浪漫,已是天各一方再会无期的神伤!曾经我早已把浮生暗定,梦想与你一起清居在繁花似锦的山川中,静看细水长流;梦想与你一起撑长蒿荡漾在小溪柳帘中,体味那一场康桥绝恋;梦想与你一起剪烛西窗,轻轻诉说那一番夜雨阑珊;梦想与你一起执一把油纸伞,沉醉在烟雨烂漫的诗境江南。而梦终究是梦,流年却早已暗自偷换唯余醒来时耳畔的那两行清泪。
  
  我们还会不会再见面呢?当时流年翻转,笑语言欢,一切都道是寻常,而今我一个人漫溯在回忆的潮流里,有多希望,彼时的你,常伴于身旁,却不过是西风独自凉!莫道流光不堪剪,淡淡碎碎总消散,且看这繁华三千,芸芸众生,不亦是如此一般?散了,散了,如烟花般烟消云散了,独留一轮冷艳的明月悄悄照亮着天涯。
  
  此生,若你安好,又何尝不是我人间的四月天?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