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情感故事 > 温柔七次

温柔七次

推荐人:刘小甜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09-17 09:10 阅读:
温柔七次

1.

考试周,走进图书馆,对心仪的座位寻寻觅觅,如一个摆锤似的来回摇摆。恰逢一个男生准备离开,我看这个座位,插座、光线、空间一应俱全,心中暗喜,走上前去。

却发现桌上堆着小一垛擤鼻涕的卫生纸。小情绪急转直下。

这位感冒的男生没有注意到我,他只是静静地收拾着书包。

到了最后,他把那一垛卫生纸揽在手掌心,丢到了垃圾筐。

并且又撕下来两节新的卫生纸,在刚才堆鼻涕纸的地方仔仔细细用力地来回擦了两遍。离开。

 

2.

宿舍的洗漱水池若塞到脏物,非常容易被堵塞。

水在池子里越积越多,转眼便会看到水表面浮着刚刚漱完口后的牙膏泡沫,还有零散脏兮的小撮头发。遇到这种状况,我们往往换一个水池,或换一个楼层进行洗漱,等待保洁阿姨进行处理。

一日,我在水房洗衣服,一个穿着光鲜艳丽的标致姑娘拿着水杯走了进来。她照了照镜子,整理了发型,哼着歌把水杯里的冷掉的茶水倒进池子里。

只是一不小心,水杯的茶网掉了出来,茶叶、柠檬片、枸杞一股脑倒进了水池。

她“啊”了一声,迅速把茶网捡了起来,并使劲地刷了刷,离开。

我一直在洗着衣服。看着。感慨,一会儿水池又要堵了。

不一会儿她竟然又回来了,拿着洗手液。

她用涂着色彩的长指甲将水池里的茶叶、柠檬、枸杞小心翼翼地挑出来。又用洗手液认真地洗干净手。

这才真正离开。

 

3.

北京大雾。室内游泳成为我最为青睐的运动项目。

邱德拔体育馆。

游了几个来回后坐在深水区游泳池边上休息发呆,看俊男靓女在面前水域穿梭,偷偷琢磨着谁的身材比较好,谁的泳衣比较靓。

其中,一枚大叔的泳姿轻盈矫健,让我好生羡慕。

我揣摩着大叔游泳的动作,看在这条水道上的他与另外一个姑娘迎面游过。当两人交叉碰面时,大叔明显减小了动作的幅度,压低了水花,似乎生怕踹到姑娘。

游过后,他紧接着恢复了先前节奏,一鼓作气,抵达终点。

 

4.

理教。卫生间。

一位姑娘走出来。洗手的时候突然关掉了水龙头,似乎在听些什么。

原来某个便池“哗啦啦”冲水的声音,自始至终没有停歇。

于是她又走进了洗手间。捣鼓了两下,声音停止了。

看见我很疑惑地站在旁边,她对我莞尔一笑说,这种情况往往是冲水的脚踏板卡住了,去踩两下把那东西抬上来就好。

“你看这水哗啦啦地流着多可惜。”

 

5.

在公共澡堂洗浴,发现一个姑娘有些窘迫。

洗完离开的时候,这位姑娘轻声拦下我,说她一直没有注意到,今天才发现澡卡的钱用完了,不知可否拿我的一用。

当然可以。

我把澡卡地给她,告诉她我的宿舍号。她说洗完澡便给我送回来。

晚上,她不仅把澡卡还回来,还递给我一大块很好吃的巧克力。

对我说,“真的真的非常感谢。”

 

6.

飞机是我的高中舍友。她在长春,我在北京,两三年之久未见,而疏于联络。我经营着自己的生活,她打拼着她的未来。

寒假前往衡水求她收留一宿。坐在开往她家的出租车上,寻思着一进门就给她一个熊抱,说句,“好久不见。”

结果一开门,她便笑了笑说,到了,你歇歇脚,我给你倒杯水。

仍旧是熟悉的家与摆设,熟悉的笑容与模样。那个预想的深情并矫情的熊抱不了了之。

我们像是,并没有许久未见似的。

我说,我头发好乱!

她说,原来在宿舍里的时候,你什么丑样子我没见过。

 

7.

在人民日报实习的时候,结识了一枚即将毕业的人大的姐姐,她面临着找工作与毕业论文的双重压迫。

关于找工作,她如是说——“小伙伴签到好工作,真是颇为有私地开心,原因有三:其一,你们越来越成为我抱上大腿的、不得不随时提一提的“我的一个朋友”;其二,你们的隐退让仍然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我有了更多的可能;其三,我终于有点信心,规则并非都无法揣度,它为足够好的你们开了一扇门,也会为不太差的我留一扇窗。”

关于毕业论文,她如是说——“一上午收到一封导师的催论文邮件和四张小伙伴的明信片;一上午收到一封导师的邮件和四张小伙伴的来自明丽南方的明信片;一上午收到一封邮件和四张寄自明丽南方的带来温暖祝福的明信片;一上午收到四张寄自明丽南方的带来温暖祝福让我感到幸福安稳的明信片,以及……nothing else。”

 

8.

就这样,我的心被温柔七次。

第一次,它虽头昏脑涨感着冒,却不掩举止投足中显露出的善良与关怀。

第二次,它想以恶意的方式揣测人,却被善意的行为踹了一脚。

第三次,它在不经意的擦肩而过中,被人压低水花温柔以待却不知情。

第四次,它本以为微小到了尘埃,却有人乐此不疲。

第五次,它只是举手之劳、不足为道,却得到令之受宠若惊的感谢。

第六次,它总担心没有陪伴曲终人散,到头来发现只是不瘟不火,一如从前。

第七次,它在心情沮丧,却始终不失快乐的信仰。

 

行文末了,我又忆起一次。

地点还是图书馆。学习疲倦出来溜达了一圈,再返回的时候发现图书馆出入证落在里面没有带出。只好劳烦偶见的师兄帮我取下来。

师兄真的下来了,但手中没有证件。

他说,我座位旁边的女生见他翻我的包,心生警惕,问他是不是小偷。

我哈哈大笑。

我的心又被温柔了一次。

恰比悲伤多一次。

虽然有的温柔与我无关,

但总能感到其中的善意,

感到我正在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