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里的角色

推荐人:红袖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09-17 16:23 阅读:
青春里的角色

 一直以来,我都不知如何面对“过客”这个角色。很少有舍不得的人离开我,即使曾经一度欣喜:朋友,遇上你真好。然而却抵挡不了我的狠心与健忘,随着与他们的分离,我也就忘了。

 
并不是我生来就很冷血,我也会伤心自己永远走不进某些人的世界里(出于崇拜、敬重、好奇、倾慕……),伤心他们并不喜欢我靠近,也伤心自己严格把持的感情,善于言谈却极度内向。就这样,我安慰自己,也许他们和你交流的时候根本没有把你当成对等实体(可以实现正面沟通的对象)。于是,我坚持一贯的沉默,时刻保护着高高堡垒上那颗自尊盈满的心。
 
从此不再为身旁那些令人惋惜的过客而感伤,不再后悔曾经没有说出的话。“过客”这个角色不再意味着缅怀。可是,就像是恐怖惊悚的故事:原来你总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为此担惊受怕,终于,有一天,你不害怕了。因为,你已经成为其中之一。
 
同样,我摆脱“过客”们留给我的“开口来不及说再见”的伤怀,却发现自己已然扮演起这个角色。这个时间没有多久,只是当我重新审视那些匆忙离去的背影的时候。
 
看看老朋友的朋友圈,想起了她初中和浪荡小帅哥的爱情。她优等生,他捣蛋鬼,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却总能统一画风。曾经和他们走过漆黑的穿山隧道,我为自己的逞强在买单(受香港鬼片熏陶过早,导致小学毕业才敢自己上厕所,楼房),好不易看见光明,也看见两个搀扶的背影。那个时候我们都很像,父母正拼命挣扎在经济整改的流水线上,为我们打拼,我们大多都是孤独的。而我,当时不信人,不爱人,不近人(亲人朋友,统统无感)。日记里,我把当时看见光明的感觉记做“坚强”。
 
想起当时看见的一幕,为什么会那么不舒服,十年过去,清晰如旧。我,是什么角色?
 
我在QQ朋友圈里一遍遍搜看“你可能认识的人”却总也找不到他——高中的同桌。第一年,不知怎么安排就是同桌了,佩服他的聪明伶俐,那些让同学老师出丑的把戏我都知晓,虽然常常包宿却也能考进前两名。后来,老师还是把他安排在我旁边,因为他和我前桌的女生(同一个寝室)恋爱了,而我还是那么安静,也是因为这个吧,才被安排成“犄角之势”。高中后两年,一天24个小时,我与这对情侣共处12个小时。他们的一切我都知道。什么也不说,因为第一年当同桌的时候,他讶异地对我说:“你怎么这样说话?!”我决定永远也不要和他说话。
 
果然如此,6年过去,再也无话。可是,他,以及她的点点滴滴我仍然可以信手拈来。我,又是什么角色?
 
终于,到了大学本科,我决定把握机会,学得一技之长。进入创新项目组(敲代码,搞电路),忙。然而结识了优秀的搭档。如果你说:除非男女都是极丑,否则,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友谊。那我承认我们极丑,好吧?对,那可是代码路上的革命友谊啊!我可以头也不洗,脸也不洗,穿着耐脏耐磨的校服(脑补一下女程序猿)和他撸串,庆祝一下某次成功地处理Bug。期间,我会向他透露那个女生的近况,帮他出谋献策。他就会告诉我喜欢她哪一点。无论是技术还是他的暗恋,谈得不亦乐乎!这学期他外出实训,很快就走上工作岗位了,开学,再没有人提议去吃肉了,再得不到那么爽快的回应了,遇到技术问题再也找不到一个探讨者,或许找不到比他更能合得来的伙伴。
 
想他的时候顺便翻看了他空间所有动态,才发现有不一样的体会。每次,他对那个女孩儿的热情都会记载下来,不成样子的心跳,滑稽的期待,设计的巧遇,精心的示爱,以及对方始终拒绝的态度……后来,慢慢淡漠的热情,他告诉我的比写的更生动。
 
三年来我一直目睹他青春的动荡懵懂,成长成熟,目睹他的心路。就像一个场景:我和他坐在村庄地头的一块石头上闲谈,一个宛如天仙的女郎走过,他跟着跑,我跟着他跑,一边跑我们还一边讨论着她的丰乳肥臀。然而,却看见仙女乘着小轿车扬尘而去。他说:我要走了,从此不下地干活了。我又拿起镰刀,时不时看看,他们远去的那条路。
 
三年来,我见证无疾而终的爱情,如何开始又如何灭亡。我,是什么角色?
 
看着他们肆意的青春与萌动,初中的牵手陪伴,高中的亲吻支持,大学失败的暗恋(因为最后似乎放下了),而我扮演什么角色?他们的角色不是我的台词,我的台词又不是我的性格。难道,一个简单的“过客”我都扮演不好吗?既然只是过客,为什么想起这些就五味杂陈?
 
我的青春既不潦草也不迷茫,很简单也很挣扎。在自己的条条框框里埋没任何情感(很多情感都是交错的)。忘了吧,红尘过客,红尘过客,过客所过,红尘出落;过客所往,素尺千丈!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