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岁月

推荐人:梦回江南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09-18 14:03 阅读:

多少年了。只要我内心有一宁静时刻。童年情景就会整片整片的活在眼前。那份清晰,那种单纯、无忧无虑的场景仿佛离我并不遥远,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拿”过来欣赏一番——我怀疑,刻上心头了吗?我好向往——如今,唯有向往,惆怅。我不住的望,不住的望……我知道,我的记忆没有骗我。我确有那么一段岁月。虽然我不会描写,不会很好的描写。但,它确是曾有过的——那份存在,会缠绵在我整个漫长的一生里,不住的引诱我——我愿意时常时常沉醉的被引诱。(因为,以后的日子,我的成年日子过的好坏、好坏,坏透了。)
 
可我就不明白。成年的日子走过那么多,我能够记得住的很少,有时,什么都记不起来。当女人问起我什么,我总会不解:曾经有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或者总感觉那是别人做过的事一样。
 
在人海里,在忙忙、疲疲的奔波里来不及思索。可是一旦闲下来,一个人安静的走向旷野。心里就开始纳闷了——我今年多大了?我在这个世上如今已走了多久?在这世上,还会存在多久?庸碌、庸常的日子大把大把,年年日日,蹉蹉跎跎……这是我的成年吗?这就是老天摊给我的岁月?我不是曾经和那个谁谁在那边土堆尽情谈笑过玩耍过吗?我不是曾经一个人在那河边静静沉思过,在手机上偶尔记下过片段式的感想?给某个人发短信来着,独自一个人忘乎所以的一展歌喉吗?还有更远一些年月,抱着个大木头,和一群伙伴在河里学游泳……那都是哪一年发生的事啊!——清晰的、模糊的、成片或者不成片的画面摇晃在我的眼前。
 
成年,为什么如此模糊?
 
成年,是一个人重要阶段吗?是啊,由一个孩童,哪一年就变成了别人的丈夫,儿女的爸爸,变成苍老父母跟前的依靠和顶梁柱。挖空心思,丢弃脸面去思考去计划柴米油盐酱醋茶,去奔波,去生存,为自己为妻儿父母。
 
还有更多,更多……具体都有什么,具体该怎样为自己充电?到哪里为自己充电?现在,坐在电脑旁,可以胡写一通,可以多愁善感。可是,明天,明天去哪里打工?
 
我们不知道啊!成年,是一片暗夜,是整日整年摸索的暗夜——我们没有训练过,怎样做一个“真男人”。
 
一年年,一年年,我们都不知道自身是怎么熬过来的——虽然镜中白发、皱纹啦,不知什么时候就把自己存心整老,管他呢——你管的了吗?
 
我是个慢镜头的人。我消化不及这么多年的变故。每天每天,我怎么过的糊里糊涂?每年每年,我怎么过的那么仓促啊 ?
 
一寸光阴一寸金。成年的光阴我常常过的垃圾一样。我从来没有把它当金子珍惜过。不是我不珍惜,我是迫不得已呀!因为我都不知道自身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脑海里,我只记得孩提时光,那些无忧无虑的场景和感觉,在我眼前,晃啊晃啊,一忽儿泪一忽儿笑……
 
悲哀啊,成年。是垃圾、是土块是金子都要过 ——不是过,是“熬”,迷迷瞪瞪的步伐,是暗夜呀,我的前方——衰老是一定的,死亡是一定的,不用怀疑不用等待的结局。至于其他,会怎样?我管的了吗?我的天啊!
 
这是我的成年。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