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拥抱清晨

拥抱清晨

推荐人:雪淞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09-19 11:04 阅读:

 清晨是新的一天的开始,如果说一年之计在于春,那么一日之计在于晨。

   
   我清晨在路上跑步,感觉到一切都是新的……朝阳、空气、树林、小鸟……甚至我的身体里的细胞、血液都是新的,充满朝气,充满活力。我愉快地跑着,轻松地跑着。朝气蓬勃,随着奔跑的节奏,我的头脑中蹦跳着这四个字,自身和四周的一切,也都应和着这四个字。
   
   树林里有几名艺人在练嗓,“啊、啊、啊……”,“咦、咦、咦……”,他(她)们清亮的呼喊穿透树林,飞向长空。那声音充满力量,充满激情,充满希望。
   
   “喳、喳、喳……”树林中的小鸟应和着,也引吭高歌,清脆的鸣叫飞出小小的胸膛,欲与艺人试比高。我看到小鸟的眼睛黑亮黑亮,滚珠般灵动,小巧的身体在树枝上轻快跳跃着。
   
   树林在高亢的呼叫中苏醒了,抖拉开柔嫩的枝条、翠绿的树叶,拥抱清晨。花朵也从睡眼中醒来,睁开迷蒙的睡眼,舒展慵懒的身姿,开放了。跑过树下花前,我似乎能听到树木、花朵展开身姿的声音:嘁嘁、嚓嚓……很微小、很朦胧,细如发丝滑动,却点点拨动耳鼓。
   
   几名自行车运动员在我身边的大街上奔驰着,他们的脸红红的,腰弯成弓形,双腿如火车车轮的杠杆,飞快旋转着,车子箭一般向前射去……
   
   清晨使我们头脑清醒,使我们精神焕发,朝气蓬勃。我们以这样的精神状态开始新的一天,这一天一定会很充实,会很愉快。
   
   二
   
   古人云:“雄鸡一唱天下白”,实际上唤醒清晨的是朝阳。东方天边的鱼肚白,那一抹朦胧的晨曦,那几道闪烁的霞光,都是朝阳唤起的。
   
   由于生在城市,很难看到初升的朝阳,但心向往之。到了泰山脚下,心中很激动,夙愿就要实现了。为了看初升的朝阳,我半夜起身,攀爬了四个小时,登上泰山之顶——玉皇顶。此时天色仍是黑蒙蒙,只有山路的路灯闪烁着光茫,形成一条弯曲的长龙。
   
   山顶的人们都用期盼的目光望着东方的天边。天边出现了一抹晨曦,淡青色;很快发白,变成了鱼肚白;鱼肚白不断扩大,又变成暗红色。人们骚动着,嘀咕着,翘首以待:朝阳就要出来了!只一闪,朝阳便跃出天边,如传说中红红的火龙珠。人们纷纷照相,扬手作托举状,托起火龙珠,托起朝阳。
   
   火龙珠越升越高,越来越大,越来越亮,光芒将天边云朵染成朝霞。大地已经显出形状,辽阔无垠……此时我脑中闪现出这样几个词汇:浑沌初开、天地初生、喷薄欲出……;帕瓦罗蒂高亢的歌声也在耳边响起:“啊,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啊,太阳,我的太阳,那就是你。”我的内心不觉如朝阳一般在上升,在雀跃,在激荡……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新的太阳给了我们新的一天,新的天地,新的生活,新的生命。有了朝阳,世界才出现光和热,没有朝阳,世界将一处黑暗,一片阴冷。我望着朝阳,望着朝阳普照下的大地,心中要欢呼,要歌唱。一个年轻小伙比我还要激动,他向着朝阳高声呼唤:啊,啊,啊……高昂的呼声在山岚中回响……
   
   我珍藏着泰山手捧红日的照片,偶尔会拿出欣赏。时隔数年,看到照片,看到照片上的朝阳,内心仍涌起热浪。朝阳,我的朝阳,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热!
   
   三
   
   跑过一片草坪,我看到细长的草叶上浮着晶莹剔透的露珠。微风吹过,露珠便在草叶上滚动。中国舞龙游戏有“二龙戏珠”一出,现在随风摇摆的细长草叶就像舞龙,露珠就像被戏的珠,看着煞是有趣,我不觉咧嘴笑了。
   
   露珠是清晨的水汽凝成,其状晶莹,其味甘甜,所以深得文人雅士喜爱。诗人常以露珠入诗,杜甫有“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的名句,何逊有“露湿寒塘草,月映清淮流”的佳句。中医把液体的药水也称作露,比如“枇杷露”。古代美人把调制的润肤液体也称作露,比如“玫瑰露”。
   
   露珠不但好看,实用功能也不小。草叶经过露水的滋润,分外的鲜嫩,绿得清新,逼人的眼。露水就像最勤劳的美容师,每天清晨都把各种树木花草的脸清洗一遍,护理一遍,让它们焕然一新迎接朝阳,迎接新的一天。无数露珠不但滋润了植物,还湿润了空气、压抑了尘土,使人在清晨运动很舒适。王维诗云“渭城朝雨挹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将其中的“雨”字改成“露”字也很贴切。露水的味道清凉甘甜,据说一些草虫就以食露珠为生呢。我捧起露珠抚擦我发热的脸,清凉滑润,那滋味就一个字:“爽!”
   
   露珠千好,却也有缺陷,就是寿命短,由生到逝,个把小时。所以曹操感慨:“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人们也比喻短暂的婚姻为“露水姻缘”。短短寿命却给世间带来许多福利,许多快乐,不能不让人们对露珠心生敬意了。
   
   四
   
   在北方,雾经常出自清晨,不是很浓,轻云薄雾,撩撩绕绕,迷迷蒙蒙,这就是北方的晨雾。北方因为气候比较干燥,所以很少有浓雾。
   
   淡淡薄薄的雾,丝巾纱裙般轻软飘逸,袅袅娜娜在路边林间飘动,似有似无,如梦如幻。清晨跑步时看到这样的晨雾,我就想起那部叫作《茵梦湖》的小说,北方清晨的薄雾,就是绿茵上的梦啊。
   
   舞台上为了制造迷幻、朦胧的美学效果,常施放烟雾。晨雾也有这种效果,不过不是人工制造的,是浑然天成,所以更梦幻、更美丽、更动人。晨雾中的建筑,有如琼楼玉宇,晨雾中的树林,有如莎士比亚戏剧中的绿野仙踪。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