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正中分

推荐人:五月的麦子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09-22 09:35 阅读:

 漫川天气【3月21日(农历二月初二),春分,亦是龙抬头。天气晴好。预报多云,真实为晴空如洗 ,4~21℃。风力:东南风3级。湿度:20%。日出:06:44。日落:18:53。适宜踏春赏花。】

 
时光一跳,就到了春分,惊得中华龙也仰头张望,春分巧遇龙抬头,百年难逢,两个好日子拥抱一起,真是开年好兆头。
 
春分,古时又称为“日中”、“日夜分”、“仲春之月”。《明史·历一》说:“分者,黄赤相交之点,太阳行至此,乃昼夜平分。”故而,春分的意义,一是指一天时间白天黑夜平分,各为12小时;二是古时以立春至立夏为春季,春分正当春季三个月之中,平分了春季。春分有三候:“一候玄鸟至;二候雷乃发声;三候始电。”春分日后,燕子要从南方飞回来,下雨时天空响雷,并发出闪电。从此,自然界要把闲置一年的响器翻腾出来,敲锣打鼓,搭台开唱,春夏秋冬,一幕一幕,热热闹闹、惊天动地的演出悲喜剧。
 
今日6点45分,春分到,漫川四野,晨霭蒸腾,朦胧混沌。至中午,雾消云散,风清天碧,岸柳青青,莺飞草长,桃花灼灼,菜花飘香,麦苗拔节,蝶舞蜂吟,燕子归来,春色迷人啊!人生再忙,这个时候应放下一切俗事,去山村野地,找一处天然的景色,静下来,听听花开的声音,看看绿叶曼妙的舒展,和蜜蜂啰里啰嗦说说心里话。我和春天约好了,今天不做其他事,到小街附近闲步,与春天拉拉家常,再用相机拍几张风景,贴在我的文章旁边,给我装点脸面。
 
万福河对岸、南坡山脚的桃花开了。桃花勾人魂,它一朵一枝一树的开,优雅与风骚,都在骨子里。风情万种,桃之夭夭,是《诗经》里的模样。白音格力说:人读桃花,桃花读人。字里字外,都是明媚。桃花等到现在开放,在空中的留白里描抹水彩,粉红而明艳,季节不愧是个丹青高手。樱花落尽,嫩叶满枝,青涩的果儿躲在绿叶间,不注意还看不见。一场风雨,杏花也香陨泥土,枝桠寥落。油菜长高、长粗了,淹没了黑色土地。密密麻麻的花朵赛着比高、比美,雨霁风清,浮光跃金,黄灿灿、艳丽丽,耀人眼目。蜜蜂和蝴蝶像是吃饱了肚子,飞来跑去,哼着听不懂的歌,轻易不到花蕊里作客。山沟沟里,喜鹊嘎嘎,鸦雀戛戛,山鸡也在咯咯噜噜的叫。乌鸦像是答应谁的喊话,“啊——啊——”一声声的应着。那些把乌鸦语言译为“呱——呱——”,像是一种翻译错误?当然,对与否,我说的不算,鸟专家是权威,你懂的。一只大黄狗见我就跑,还不时回头警惕的瞽我,判断善恶,见我没敌意,懒洋洋卧伏在油菜地边曲折的小路上想心思。眼前的景象,是画,也是一首诗。令人陶醉。
 
水泥路下,菜园子里,蒜苗、青葱、盖菜,嫩生生、水灵灵、绿油油的,眉飞色舞,挠得人心痒酥酥的,真想跳下坎塄,揪一把,拔几棵,亲亲它们。菜畦里有女人薅草,穿着时髦,不像农民模样,倒似一位“房前种菜,屋后栽花”的海归博士。其实,这个时代,吃喝富足,穿戴光鲜,谁也无法从衣服上看出身份。雨后,泥土小路湿润,我的鞋帮、裤脚,黄泥斑斑,路人见我,或许认我是农民呢!路边的妇人圪蹴着择菜,一棵苦柬树弯腰俯瞰她,小路如带,从半山人家门前飘下河岸,过桥,就是闫家店新区。我把这景致拍下来,是不是很有意思?
相机没电了,只好折身回家。以后出门一定记住,只有让相机吃饱,它才能更好地为我服务,不走冤枉路。人也是这样。
 
正午,阳光熠熠。有人家孩子满月,打电话请我喝酒。有老人在喇叭声中被抬向坟墓,长长的花圈和挽幛,在街巷里逶迤。生死都要从春天热热闹闹走一趟。听说逝者90多岁了,漫川小镇一个世纪的故事,她不再讲了,带上山,和生命珍藏一起。
 
下午,我到靳家河休闲长廊去观柳赏花。新柳在坎上排列一绺,嫩叶鹅黄,纤细的柳枝,若少女飘逸的秀发,垂挂在空中,轻风吹佛,袅袅娜娜。李渔说:“柳贵乎垂,不垂则可无柳。柳条贵长,不长则无袅娜之致,徒垂无益也。”我眼前的柳条儿,垂又长,随风摇曳,姿态曼妙。公园里的花,五彩缤纷,妖妖娆娆的开。梅花红艳,桃花羞涩,梨花文静。干枝梅的枝枝桠桠缠满密簇簇的小红花,蜜蜂、马蜂、锯末蜂子,嗡嗡嘤嘤,哄闹不休。几树樱花繁盛,雪白晃眼。紫玉兰和白玉兰俏立枝头,釉瓷一样的肌肤,是花中的大家闺秀。公园里坐着几位老人,唠着家常话,几个小时都没离身。有女孩儿拿着手机给花儿拍照。她们哪里知道,我看她们时,她们和鲜花一起组成唯美的风景,钻进了我的相机无比妩媚婉丽。
 
我去河边看鸟,水浅,绿莹莹的,混沌且脏。不见鸳鸯和白鹭。喜鹊多,在空中呼啦啦涌过来,又齐戛戛哄到河对岸,落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上,喧嚣一片。我想那树就是鸟儿的俱乐部,是喜鹊的广场,抑或是它们的火车站,或者就是鸟雀的TV,它们正在进行一期“我们约会吧”相亲节目。
 
河边是窄窄一绺菜地,不少农人忙着剜菜,忙着耙地种地。人家屋后有方方一大片菜园子,我们平常买了不少园子里的新鲜菜,很好吃。听说这块地也要盖楼,到那时,小镇彻底失去了菜园,忘记了乡愁。我任性,总以为没有菜园子的小镇是个残疾,小镇规划里,应有一两个像样的菜园子,自然而艺术,让春夏秋冬有个落脚处,让游人能够看见二十四节气的足迹,嗅到农村菜蔬的味道,想起唐宋诗词的美景。若楼房挤满了小镇的角角落落,小镇就没了诗意,会让人伤心。
 
我今天路过小街,一处农家乐二楼窗户外挂着一吊吊腊肉,奇思妙想,画面有趣,游人经过,忍不住要多看几眼,拍几张照片。一处粮油店门旁挂着一排土挂面,生活味儿浓,看着心安富足。炸麻花儿的坐在街边手闲不下来,服装店老板坐在门口绣花鞋垫儿,春分的阳光温暖着小街人的笑容,小街人的幸福。
 
吃了春分饭,一天长一线。过了春分,昼长夜短,阳光灿烂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长,真是好日子还在后头。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