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感悟生活 > 收秋

收秋

推荐人:鹰击长空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09-22 09:46 阅读:

 一年一度的收秋种麦眼瞅着就要到了,好像正好会碰上国庆七天假期,内心早已做好准备,回家干活儿去。不过今年的玉米,在一个多月前的一场暴风雨中,几乎全部扑倒在了地上,跟地毯相似,丰收成了泡影,估计几近绝收。前些日子,听父亲说,外村的养牛场有收青玉米秸秆的,连棒子一块,一亩地八百,不过这是去年的行情,我让父亲再去打听一下,说如果是六百一亩的话,也就给了养牛场了,可结果是养牛场连他们所在地的倒伏玉米都收不过来,只好作罢。

 
记忆回到了小时候,对玉米地的印象停留在捉蝈蝈的那次,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玉米地,大晌午的,几个不嫌热的半大小子顺着蝈蝈优美的叫声钻了进去,蹑手蹑脚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蝈蝈是很敏感的小家伙儿,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的叫声就会嘎然而知,我只好呆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出,过一小会儿,当蝈蝈认为危险解除,又开始欢快的歌唱,我便继续悄声前进,近了,近了,更近了,在一片翠绿的棒子叶上,我看到了它,它可能也同时发现了我,便停止鸣叫,弓起两条长长的后腿,准备跳开逃跑,说时迟,那时快,我两个手做上下状捂过去,结果没有抓到,原来它已经蹦到了地下的草上,我再一次扑过去,双手做窝状,就这样我连扑了两三次才逮到它,好家伙,是个大青头,最厉害,张着两个嘴里的大钳子只想咬我,被我放在了口袋里早已准备好的蚰呃葫芦儿里,里面也已放好了刚摘的新鲜的红薯叶子,心里还说这以后就是你的新家了,我会好好喂你的,你只需要无忧无虑的唱歌,哪天小伙伴或者谁谁谁去我家,听到你的叫声,然后我再炫耀你是我逮来的大青头就可以了!在我们那儿,管会叫的蝈蝈叫啷叫蚰(you 二声),实际是公的,不会叫的拖着一条长长尾巴的叫哑巴蚰,也就是母的,到了掰棒子,收花生的时候,往往用三叶草的杆子,从逮到的哑巴蚰、蜑蟑(dan zhang ,四声 轻声,据说是蚂蚱的一种,尖脑袋的)、刀螂的脖子后面穿过去,穿成一串串的,回去揪掉脑袋,连带出肚里的脏东西一并扔掉,再放油锅里一炸,肚子里有黄儿的松软,满籽儿的咯嘣脆,那就一个香,说实话,我总觉得这个要比油炸知了猴好吃的多,可惜现在农药化肥的滥用,这些东西基本都见不到了... ...
 
真正的秋收是从掰棒子开始的,毕竟只有小块的花生或棉花地,现在更少了。全家男女老少全副武装齐上阵,因为棒子叶划到裸露的皮肤上跟刀子似的,所以都穿上长袖,唯一的没法武装的就是脸了,通常会被划到三道五道的血印子。以前,都是有人在前面先把棒子秸用镰刀削倒,后面的人蹲到地上,再依次一棵棵的挨个找出来棒子掰掉,然后再把棒子秸用车拉出去,还得用䦆头刨茬子,一个茬子一般需要刨三下刨烂,再耕地,擦地,平地,种麦子,效率很低。后来兴了部分机械化,人们都是在长着的棒子秸上把棒子带皮撇下来拉回去,卸到院门口,这样一边可以去地里联系秸秆粉碎机和旋耕犁,一边在家可以剥棒子,两不耽搁,一个个的剥了皮,拔上房,读书那几年全靠父母和俩妹妹,前两年给家买了拔棒子机,的确省很多力气,也方便了很多。这两年,随着玉米联合收割机的普及,人们开始逐渐接受,基本全部机械化了,用脱皮的那种,掰的很挺干净,只需大致过下手就可以拔到房上了,随着秸秆粉碎机、旋耕犁、播种机的轰鸣声,人们再整完沦沟,扒完畦界儿,这个秋就算过完了。
 
随着田里从无到有逐渐呈现的一层绿色,人们又期待的是明年夏粮的丰收... ...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