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蒹葭青衣

蒹葭青衣

推荐人:晓晓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09-27 09:31 阅读:
倾诉戏子的心声,演绎一场蒹葭青衣,饱蘸艺人的心血,剪彩一段青红的刀马花旦。
 
------题记
 
你是戏台里不食人间烟火的青衣么?如若你不是白蛇转世的青衣,那我也不是西湖春晓的花旦,为何要我声泪俱下的上演一出《断桥》上的千古奇缘。你是粉墨登场的刀马花旦么?如若你不是大唐征西的花旦,却又为何让我琉璃一世长安的青衣,苦守《寒窑》十八载的吟唱一曲凄凄惨惨戚戚的夜半歌声。
 
看绯红的晚霞悉数散去,弯弯的月牙儿静静地悬挂中天,飘摇的灯影里,戏台上的鼓点渐起,清脆地锣声开场,一声如莺如燕如黄鹂的清音“来……了”, 那高亢嘹亮的声音拖得悠长悠长,在天地之间起伏跌宕,富有音乐气质的节拍抑扬顿挫,余音袅袅,带有久久的余韵。舞台上一声回味绵长的开场之音宛若琴筝、细如丝弦,余音绕梁的仿佛洞穿了云霓,直抵九天。人未出场先闻声,那声音攒足了台下的人气,烘托了舞台上的气场。看戏,看鱼贯而出的青衣,看一副行头的花旦,看舞台上一低眉的娇羞、一回首的温柔,看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一段历史,看人间冷暖却又荡气回肠的故事。
 
每一个生命个体的繁衍、栖息、生存与发展,在自然世界演绎的美丽说中,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美丽。沿一路戏曲大观园的洋洋大观,细细品味梨园的前缘后果,感悟戏剧文化的昨天,今天与未来。看浩瀚的历史星空,领略现代艺术与人格的魅力,那古老的戏曲,一份藏于天地之间的美丽,它跨越了时空,诠释着多姿多彩的世界,也纷呈了艺术与文化的魅力。
 
清羽之音拔云端,深沉浑厚入深渊。玉碎塞空隐隐意,凡心起落失迷乱。舞台上的音乐始于散起,玲珑剔透的音拔将人带入一个意味深长的境界。走入戏场,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戏台背后一方墨韵山水,那散落《春秋》的墨迹,刻意《诗经》的山水,勾勒了一幅恢弘的历史画卷,冲淡了夜的清宁与高雅。随着丝竹管弦的毫颠,看舞台上纤细的身影渐近,画中的女子清颜戏装,青丝墨染,身姿飘逸,仙子般仿佛从远古的梦境中袅袅走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人生,是没有穿上行头的戏剧,烟火的社会提供了人生表演的舞台,有谁能说人生不是一出戏呢?看大千世界,观百态人生,花落菩萨身,自是片叶不沾的,便总觉得菩萨是站在戏台的另一端,隔岸微笑,温然作舟,谆谆禅语相嘱我们这些红尘苦度的人类。犹记庙堂之上,听大师言道“佛渡有缘人”,可不知为何落在我们身上的花瓣,却是拂不去的重,重得我们迈不上彼岸的渡口,却还是心甘情愿、又风雨兼程的去听青衣的唱念,看花旦翻身旋舞的表演。伴着胡琴的音儿,不停揩拭满面的泪珠,不知不觉间,便把一曲“红尘渡”高高束起在发间,只余那跟着衣香鬓影的份儿,沾了香脂的末,淋了袖间的尘,把出尘的青衣、试道的花旦真切切认定是摩娑音弦的名伶。
 
在古戏楼里看演出,是件很奢侈的享受。舞台上那些音响不像北京大剧院里震耳发聩,也没有上海万国楼扩音器的响亮嘈杂,舞台上的念、唱、对白、花腔,哪怕只是一声拖腔细若游丝地愔愔传来,也会直达观众的内心。不用担心你抬胳膊碰到旁边的观众,因为座位宽敞舒适,不用正襟危坐,找个舒服的姿势就好。也许不经意间,你会跟台上的演员对上眼神,那也没什么,这演出就是专门给你量身打造的,因为每个人来到世上,都如同舞台上演出的戏子。
 
蜡染山水的戏场,勾勒一段墨韵中天的历史,从前世善缘看到今生同心,从寂寞幽怨守到大爱离殇,从仙凡殊途到复践初约,那一声声珠圆玉润的西皮花腔,配以蕴藉悦耳的美妙文辞,堆积成了优雅别致的曲牌,歌舞升平的翻转着千百年优美的戏曲,包罗了神光离合的华美布景、悠扬的吹拉弹唱,怎不让人心旌神摇,如梦如幻。
 
移步梨园,温馨浪漫的一句“娘子”,赏梨花落雪,情深意长的一声“相公”,翩翩君子的男儿身,羞了百花,醉了春风;娇滴滴的女儿态,迷了蜂蝶,痴了岁月……想那穿过风雨,迈过草堂的戏曲,声声慢的吴侬软语,吟诵出古典的唯美,字字歌的如诉如泣,又声泪俱下的讲述着千年可歌可泣的故事。戏剧,除了无声不歌、无动不舞的外在美感,还涵盖了中国人的审美习惯、价值取向在里面。
 
下腰,把一个柔弱无骨的身姿,极限的弯曲到了极致,那一种柔柔的美,极限的美,如山弓弯弯,如月牙儿的上弦与下弦,曲张了太极八卦里阴柔相济的韵味与美感,一个窈窕玲珑的身段,柔到了极致,也美到了极致。柔美的让人心猿意马,让人长抒短叹,也让人大呼小叫的拍案叫绝。
 
戏曲里的卧鱼,又称谓“卧云”。啧啧,多么美丽的名讳,听起来就让人神驰意乱。那槃根错节的优美姿态,如三月的花蕾,七月的荷莲,加之戏台上富有表现力的醉步,抖袖,翻袖,直到全身蜷收在一起,身体卧下好像仰望天空的云彩。看舞台上演员收发自如的一招一式,加之极富活力的肢体语言,如写意的丹青,泼墨的画卷,开合之间,无不流畅着诗意。戏剧里的卧鱼也是炫技的一种,演来舒展自然,流贯着美的线条和韵律。
 
舞台上的台步,伴着时快时慢的鼓点,行云流水的美不胜收!碎花的步履恍如穿街走巷,莲步的轻抬轻迈配以面部的时嗔时怨,把人生的喜怒哀乐,由美目顾盼的眼神从台上向台下隔空传递,演绎了天涯与海角的自然拼接,或春上柳梢,或飞花堆雪,宜嗔宜喜、一颦一笑都是对自然的解读,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每当我们瞠目结舌的细细品味那人、那景、那神态,骨子里酥酥的都有一种通透、舒泰的感觉,那一个美,怎的一个“妙”字了得。
 
戏曲舞美中的扇舞,演员的身心合一,一招一式都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高潮频起的流云飞袖,一把辗转腾挪的纸扇,形似一枚翩翩飞舞的花蝶,舞者随着节奏将扇子“转”、“甩”、“开”、“合”、“拧”、“圆”、“曲”,一系列优美的动作让扇子蕴含了中国古典舞的无穷魅力,在舞者的手中扇子变成了笔,变成了弦,配以高山流水的音乐与花团锦绣的舞姿,让人欲罢不能,观不忍去。高潮迭起的一刻,呼之欲出的空气仿佛也停止了流动,痴情的抓一抹流云权当了绣娘的丝巾,欲语还休的挂在了弯弯的月弦上。犹记得贵妃醉酒里的扇舞,京剧大师梅兰芳的身段和步法,把杨贵妃的强作矜持、借酒浇愁表达得淋漓尽致。
 
无论是美声,抑或是通俗唱法;是一展歌喉的清唱,抑或是男女对唱或后台佳丽的伴合,声乐里不断推陈出新的美轮美奂的唱技,由台上名伶的歌喉里飞出,时而有口腔嗡动的颤音、锁住唇齿的喉音、紧闭上颌的滑音,通过鼻腔表现的共鸣音等不同唱法依次展现,在清寂的月夜有如一曲天籁,“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看台上唱的酣畅淋漓,台下听的如痴如醉,那情景如饮一杯美酒,一盏香茗,绵甜、醇香的你不得不聚精会神、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的竖起耳朵去听戏,睁大了眼睛去看戏,泪眼迷离地不知不觉中也入了戏。
 
吹拉弹唱的胡琴二黄,京腔京韵的珠圆玉润,你不是前朝的青衣,我亦不是时下的花旦,无论是穿越了历史,还是走过了春秋,可有谁能逃得了千年戏子的命运?舞台上一曲《贵妃醉酒》,一场京戏《霸王别姬》;一台秦腔《窦娥冤》,抑或是一场越剧《西厢记》或《桃花扇》,每一场精彩绝伦的演出,无不活灵活现的勾勒出人生百态的的或悲或喜,一撩衣、一挥袖的一段西皮流水,一抬首、一甩发,一个声腔激越的飞身亮相,那景致儿,让你着迷,让你受用,让你饱了耳福享了眼福……看舞台上的演出,是一场精彩绝伦的精神大餐,一招一式都艳了众目,哑了全场。
 
犹记得北京大栅栏三庆戏院的戏台前曾经有一副抱柱联,笔锋犀利的这样形容道:“假象写真情,邪正忠奸,试看循环之理;今时传古事,衣冠粉黛,共贻色相于斯”。这里所说的“循环之理”,晓谕醒世作用;“色相于斯”,则表喻了娱乐功能。细细想来,多么美妙且传神的一副联,无论唱戏,还是看戏,放眼在任意一个角度,原来大众历来都是把历史当成故事来读、当成戏来看的。一幅对联肩挑着山川日月,龙飞凤舞的解读着戏曲和历史,是非忠奸的演绎出大众互读的一面镜子。
 
寂静流年,伫立戏场,看竹影幽深,浅浅入目的是一场淡然恬静的歌舞戏曲,飘飘怡怡,招招式式无不浓艳了风流,幽幽咽咽,字字句句都演绎着历史烟云。
 
夜色阑珊,满城的雨,吟唱着文字为歌,唱湿了心,唱恸了天?难道是冥冥中的天意,琉璃的灯火里,凉了思绪,浓了离绪。“泪纵能乾终有迹,语多难寄反无词。”蘸水为墨,写下戏字,不浓墨重彩,不修剪粉饰,只给你满笺触摸的轻痕,此际,面颊上没有泪,只有盈眸、秋波潋滟,没有灼痛,只是脸颊上的微云滚烫、酡红。
 
听戏,品戏,解读戏剧人生背后的故事,实际是涅槃之时的顿悟,是感伤之时的自省,是惆怅之时的静思,是繁华之后的沉静。现实中有太多的压抑与桎梏,有太多的苦难与不平,只有通过人文意识的拓展,通过想像世界里的追求,才能在明日的梦中到达理想的彼岸。
 
毋庸置疑,莅临社会大舞台里的纷繁人生,你不是青衣亦是青衣,我不是花旦亦成了花旦,于零落处读诗,我守着心里的清寂;于繁华处惊梦,梦里的残卷又多了几分墨染;于凌霜的水岸低叹,怅然的情绪也留不住过往的云烟,于是,沉寂,默守流年,煮酒烹茶,推杯换盏的让一切尽赋流斛。
 
看一出戏剧人生,也是我们收拾枯槁凋零、清扫孤清寂寥的时候。准备好了么?如何在社会的舞台上演好自己的角色,不管你是名伶的青衣,还是众生相的生末净旦丑,都必须将疲惫的身心自由放松舒展,用一腔热血,去抵御寒冷,展一曲歌喉,去迎接春潮……
 
艺术的理想,使我们看到了青春亮丽的未来,为了唱一支歌,我们用心品读舞台上那些凄美动人的故事;为了筑一条路,我们研墨挥毫写下了自己的戏剧人生。这不是缘木求鱼,也不会自相矛盾,却更像一个世代交替的不老传奇。舞一曲风花雪夜绵里针,唱一出袖里乾坤日月长,无论你是花旦,还是青衣?人生匆匆皆如戏!读你,你是一部传奇;品你,你是一杯知己。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