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年华轻怅

年华轻怅

推荐人:七弦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09-27 09:36 阅读:

 (一)相见如欢,那缘那分

 
这世上所走过的路,遇见的人,经历的事,各有其因,各有其缘,各有其果。
 
既是相见,无论如花美眷,抑或西风古道,都当相见欢,都应心怀感激。
 
从前,大人们总是将身边的事情与妖魔鬼怪联系在一起,佛祖观音,因果报应时常挂在嘴边,我向来是嗤之以鼻,半点不信的。如今,我依旧不信。
 
然而,我信了因果缘分。
 
岁月那么长,人海那么茫,道路有千万,前世若无相欠,今生又如何会遇见。有因有缘世间集,有缘有因集世间。红尘三千丈,相逢咫尺之间,是缘;相见如欢,执手走过光阴,走过年华,然后涉水而过,是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缘来惜缘,缘去随缘。缘尽,自是曲终人散。
 
你站在流年向晚处,守一处老舍,手里温着一壶岁月之茶,轻啜着茶香,饮至淡味;或是来了闲情,手轻提一款闲笔,在还未走过的空白的人生卷纸上,挥洒墨水,温润底色,清爽而透明。
 
秋雨,滴答瓦檐而下,也落在心底,溅起清响与心慌。就这样,生活,一半苏醒,忙碌碌的日子里,反复更迭;一半梦境,幻想因缘,孤单急躁的张望等待中,演绎着月圆月缺。
 
直至雨幕下他打马而来的身影,逐渐拉近。缘来,相见。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由无数段的小岁月组成的,一段岁月,必有特定相伴的人、事、物,与你醉那刹那花阴。在那段日子里,我想,每个人都心生旖旎,都相信此刻相陪的这些人是前世今生的久别重逢,有这样的几人相陪至老,便已是足够,不再奢求其他锦上添花。那时候,时间很慢,慢到无论身处哪里,所做何事,都或多或少有彼此存在的身影,而你,习以如常。那时候的时光如莲,一起挥写鲜衣怒马,风华绝代的过往,哪怕只是简单的日子一复一日,都不觉枯燥,有盈袖暗香。
 
流年清浅,繁华一墨。再美的夕阳总有西沉,再长的道路总有尽时,再如花的年华总有谢落。缘尽,各路天涯。
 
一声轻叹漫过了水湄,落上时光的衣袖。独行红尘陌上,一盏茶,喝到凉却,几幕戏,看到人散,你却轻皱眉头,始终不懂为何。不懂明明偏执如许的相知相伴,转瞬烟消云散,不懂明明熟稔如空气的身影,转瞬人去楼空,不懂明明共踏的如水年华,转瞬昨是今非。
 
其实,很简单,缘浅自然相尽。
 
岁月很长,然而一个人的生命很短。既然生在这个世上,活在这个世上,自然要走很多的路,见很多的人,历很多的事,才算生活,才能丰盈。你的心就那么一寸地方,有人走进,自然会有人被挤走。繁华之后,便只剩落寞的苍凉。这是因果轮回,起落有定,有花开,就会有花落,有缘起,就会有缘灭。
 
人世间的相逢都是一场延后的别离,相见如欢,相离轻淡,如此,便好。
 
(二)年华如水,最爱最伤
 
谁执我之手,消我半世孤独;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盛唐夜唱,灯火阑珊,暮然回首,是否也有伊人只为你笑靥如花?
 
每个人的一生,都至少有一次刻骨铭心的痴恋,一次入骨钻心的疼痛。
 
小轩窗,灯下,一眉静水,一支瘦笔,一笺素白。她素衣款款,烟火百味,在江南采莲的季节,步履从容而来,与你共贪一晌清欢。梅花雪,梨花月,转瞬便相思。那段深恋的岁月里,她三千青丝的痴缠只为你飘起,一颦一笑一嗔一怒。岁月更迭,流年转换,回望那一程远去的风景,或薄雾轻笼,或宛转清扬,都成了眉间的轻皱与清浅。
 
那时候的自己,必是最勇敢的自己,那时候的倾心,必是最纯真的真心,那时候的相爱,必是最相知彼此,却,最是生不逢时。你们一心只想好好的相爱,没有任何其他奢望,更从未想过离别。你们之间并没有谁对谁错,错的只是给予不了对方,年华里最好的自己。情缘本深,只是奈何缘浅,缘浅到缘与分只能两两相望,不能相守。一季花香,暖到落泪;一次无意欢笑,柔软骨心;一个回眸,萦回一世。你手扶斑驳的岁月,漫步时光回廊,静默,宛立。当所有的缠绵都于指尖化成一缕轻烟,那一刻,你的泪眼婆娑,心如刀绞,仿佛人一生该经历的所有疼痛一次性就给了你个够。
 
光阴无休止,那些绽放的、散落的、消失的,都变成了曾经;那些快乐的、冷漠的、痛苦的,都化作了生命的滋味,凝结成了回首的美好。或许,缘起缘灭,终是一指流沙,或许,红尘初妆,最初的面庞,终会碾碎梦靥无常。花开有时,花落无声,人生,分寸之间的丈量,缺憾总是多过圆满。如花美眷,似水年华,繁华一墨,在世间走过的那一痴一恋,不需捡拾,已在心里,不需回忆,却挥之不去。
 
执念成殇,最爱最伤,红尘里最深的相爱不过是执得起风花雪月,却走不出沧海桑田。
 
(三)执念如花,一步一莲
 
小桥流水,西风古道,十里桃花,清池莲花。闲来采竹两三枝,烦忧把酒话桑麻。谁不想要这自由随性的淡然生活,谁不想这不争不夺无利无扰的生活,谁的脑海里未曾起过这样的执念,甚而偏执成魔?
 
我想要这样的生活,是的,很想。只闻花香,不谈悲喜,喝茶读书,不争朝夕。阳光暖一点,再暖一点,日子慢一些,再慢一些。时间很短,天涯很远,这一生要走的一山一水,一朝一夕,想就这样安静的去走完。
 
就像初始囚于仕途的陶潜,行走在阡陌纵横的官场里,逐渐身心疲累。他懂,名利或许真的很有诱惑力,却不是每个人都要得起。而他必是要不起的,他一生甘愿付出的执念,是那清淡含香的菊花。当他陷入迷茫慌乱,看见一朵含霜染露的菊花开在柴院小门边时,才恍然觉悟,他此生所要等候的执念,便是那绽放的菊花。多美的缘分,禅意而透着清宁,从此执手一生。
 
我跑过千山万水,走遍羊肠小道,到深山古刹,求道高僧赠我执念。
 
倘若我所愿,愿像他一样放下一生俗世的袈裟,愿一步一莲花虔诚地祈祷,是否可让我早日看到心中的山水,找到我心底要坚守一生的执念,寻得快活?是否可愿让我漫游于莲花清境,品一芽色清茶,不累于外物,心得如来?
 
大师笑言,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注定让一生改变的,注定是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这世上所走过的路,遇见的人,经历的事,各有其因,各有其缘,各有其果。
 
当你不执著于一念一想方寸之间,不执着于功名利禄那熏心一面,放下执念,便见执念。
 
做一个素净的人,烟雨红尘,执念如花,步步莲花。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