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一起跳舞吧

推荐人:红袖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09-30 20:12 阅读:

       微美特皇家舞蹈学院是个口碑不错的舞蹈学院,学校舞蹈部的师资一流,而且大部分的老师都是经常参赛拿奖的,所以,很多想让自己孩子学舞蹈的家长都想把孩子送到这所好的舞蹈学院。
  
  曾美微就是学院里的一个优秀的舞蹈老师,她是教拉丁舞的,现在个个年龄段的人都可以学不同类型的舞蹈,只要你不是太老就行。
  
  曾美微带的都是些14岁以上以下的学生,为了能够有好的效果,曾美微的要求很严格,练拉丁舞的基本要求就是压腿和其他的基本练习工。
  
  为扩大经营,微美特又如常往的开始向外招生,练拉丁舞的初中生和小学生们也有很多。
  
  “腿抬高,弯腰,手要够到脚!”
  
  此刻,曾美微正在一个个的巡视着腿压在杠杆上的学生们,看到不满意的就呵斥几下。
  
  “李兰兰,你的腿,要压下去,还有,你的手,怎么就够不到腿,你用心点好吧。”
  
  在压腿的时候,曾美微看向一个动作很是僵硬的女孩,不知道李兰兰是故意的还是身体特别僵硬,好像半天就弯不下去,看的曾美微很想发火。
  
  曾美微对着李兰兰指指比比,“明明很简单的动作,你又不是弯不下去,用力向下!”
  
  李兰兰试着努力的向下弯,每个人的身体柔软度不一样,李兰兰很艰难的样子在那压腿,曾美微看到她一副弯又弯不下去还在那面红耳赤的样子看的着急,照她这种速度下去,什么时候能练成柔软度,”这么僵硬你学什么拉丁舞?”
  
  曾美微也不知道李兰兰是不是故意的,她先严肃的说了说,谁知道这个李兰兰是不是在开什么玩笑想引人注意。
  
  李兰兰好似并没有在开玩笑,她好像真的压不下去腿,曾美微看的真是捉急,“要下去,不然你这样是没用的,动作这么僵硬,以后跳出来的效果很差的。”
  
  曾美微用力的往李兰兰的背按下去,想帮李兰兰往下压,李兰兰难受的表情纠结在了一块儿,曾美微按住她的背就是往腿下压,直到看到李兰兰的手够到了脚,随后一直压着她持续了10多分钟。
  
  虽说曾美微压着李兰兰的时间不长,但这对于李兰兰来说简直就是种煎熬,她17岁又不是7岁,更何况本身自己就属于身体不柔软类型,随着年龄的增长,更僵硬了。
  
  曾美微由于心里本身有点不耐烦和生气,加上又急于求成,就没有控制好力度,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就往弯腰够腿的李兰兰的背压,本身李兰兰就身体不算柔软,曾美微用的力气又那么大,李兰兰痛的都哭出来了,但,曾美微好像没意识到一样,没有要她停止的态度,过于加大的力气直接让李兰兰的腿就这么给压残了。
  
  当曾美微让李兰兰收腿时李兰兰的腿简直就是处于一种极度松懈撑不起来的状态,李兰兰每动一步就摔,根本就没有力气走路!
  
  曾美微看到如此不正常的李兰兰后惊呆了,她没有想到只是自己严格一点的帮她压腿竟然就把她的腿给压断了!
  
  李兰兰难以接受性的跌坐在地上,腿断了!
  
  这让原本热爱拉丁舞的李兰兰犹如晴天霹雳般。
  
  原本还抱有一丝希望觉得可以通过治疗,但医药费高的惊人啊,本身李兰兰的家里只是属于中等偏下的家庭,这次学舞蹈还只是用自己勤工俭学和打工得来的钱,因为家里没那么多资金供自己学舞蹈,自己本来是想尝尝鲜,但是现在腿都断了以后怎么练舞蹈?
  
  李兰兰的心里无比消沉,而且,曾美微那边根本就没有补偿,反而还撺掇是李兰兰自己的错自己没有控制好力度压断了自己的腿,父母又没什么文化,基本的文盲,对于断腿的李兰兰只能去舞蹈学院闹。
  
  没有补偿,李兰兰这下是更绝望了。
  
  没办法谁叫别人曾美微有势力,有能力摆平这叫事。
  
  嘲笑,落寞,梦想的遥远,权利的压迫,现实的残酷,李兰兰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生的希望了。
  
  曾美微经过这件事的风波后并没有干扰到太多,微美特都是她家里的人出资开的,曾美微也没有因此而担忧什么,李兰兰的事,就这么被淡忘了。
  
  微美特虽说经历过这次风波后带了些影响负面,但是却没有人刻意去了解真正的内幕,毕竟只是一个教舞蹈的,用不着让你们记住那么多。
  
  “手抬高,对,就是这样。”
  
  曾美微又照常的在教室里看和提醒练习们的学生的动作。
  
  “你那个手,抬上去点!”
  
  曾美微对着一个学生重提几句,恍惚间眼角的余光好像看到外面有个人站在门口监视着教室里面的人。
  
  “你们怎么都心神不宁的练习不到位,是不是外面有人在看你们就不专心了!”
  
  曾美微看着个个学生不着力气的动作,不耐烦的说了说。
  
  “老师,外面一直没有人啊?”
  
  学生们一个个都疑惑的向外看了看。
  
  刚才明明感觉到外面有人?曾美微怪异性的向无人的走廊上看了看。
  
  我眼花了?还是走的那么快?
  
  不过这并没有让曾美微引起什么注意。
  
  放学后,学生们都陆续回家了,曾美微走到更衣室里换衣服。
  
  原本光亮的更衣室里此刻顿时有种阴冷暗沉的感觉。
  
  冷漠,凄清。
  
  灯泡微微闪动了几下,好似有团影从曾美微的后面跑过。
  
  “谁,谁在那?”
  
  曾美微快速的转过身想看清楚身后跑过的人,然而,空荡的更衣室里除了她一个人别无他人。
  
  警觉的曾美微放下的提心吊胆,不在意时门口站着一个比她稍矮一些的女孩子。
  
  “舞蹈练习都结束了,你怎么还不回去?”
  
  曾美微看到是个女孩子站在那里应该就是她刚刚跑过去。
  
  女孩迟钝似的半天才说出一句结结巴巴的话:“我……回……不去了……”
  
  曾美微疑惑的走到她身后,一股臭味呛鼻。
  
  当她缓缓转过身时,曾美微看到的是一张没有脸皮的脸?
  
  看到她脸部如此的血肉模糊,曾美微吓的后震了震。
  
  女孩看见吓到的曾美微,无脸皮的面部突然又变成的李兰兰的面孔。
  
  曾美微看到变化莫测的熟悉脸庞时惊呆的说不出话来。
  
  “老师,你下去陪我一起跳舞吧!”
  
  李她露出了开心的面孔,笑呵呵的嘴里吐出一团黑色的粘液到曾美微脸上,曾美微立马翻云覆雨的痛的尖叫。
  
  第二天,就有人在更衣室里发现了曾美微的尸体。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