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那个他

推荐人:巅瀛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09-30 20:18 阅读:
心里那个他
看了这个题目,千万别误会。其实,我心里的那个他,既不是亲戚,也不是朋友,更不是初恋情人,而是一个和我没有一点瓜葛的磨刀老人。
 
那是去年入冬的一天早上,我骑着电瓶车,送孩子到学校读书。返回家中后,我便和往常一样,就甩开膀子,挽起袖子,风风火火忙着去拖地板、抹桌子,洗衣服......稀里哗啦地忙乎了半天。家务活收拾完毕后,我便走进厨房打开冰箱,从里边拿出一块瘦肉,放在钵子里解冻,为中午的美味做准备。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商铺大门的珠帘“哗啦啦”一阵响动,心中窃喜:一定有顾客来了。3年前,我独自经营着一个工艺礼品店,虽然发不了大财,但是收益还是不错的。做生意的人都知道,顾客就是上帝。我赶紧迎了出去,生怕怠慢了人家。出来一看,原来是一位腰弯背驼,年纪约摸70开外,中等个头的老人。这位老人头发并不有脱落多少,可剩下的头发,就像霜染的一样洁白,毫无表情的脸上,也布满了沟壑般的皱纹,苍老的犹如一尊雕塑,身上穿着一套好像很久没有换过,上面沾满了各种油渍和污垢,裤腿上还烂了几个小洞的灰色衣裳。
 
见此情景,我的心头不禁一阵酸楚,走上前去,掺扶着老人,小声地问道:老人家,您来我家有事吗?老人睁开浑浊的眼睛,指着放在一旁的板凳,声音十分低沉地回答道:“姑娘,我是磨刀的,你有菜刀、剪子要磨吗?快过节了,磨磨刀好剁馅儿包饺子”。紧接着,我又问道:老人家,您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挣钱呀,你家儿女忍心吗?。
 
这时,老人表情十分凄楚地说:“5年前,儿子因一次车祸,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不久,儿媳抛下孙女,改嫁到外地很远的地方,留下我和孙女相依维命。农忙时靠兴田种地,农闲时靠走村串户替人家磨菜刀,磨剪子挣点钱,来维持生活”。
 
说着说着,老人不由自主地流下了心酸泪水。他揉了揉眼泪后,又说道:“现在我年纪大了,中不了大用,只能靠替人家磨菜刀、磨剪子,挣点小钱,来抚养孙女和供养她继续念书”我打断他的话茬,插嘴道:看样子,你老人家身体也不好的,要保重好自己才行的。再说,有了困难可以找政府帮你解决,不要太苦了自己和孙女。老人听了我的劝慰后,挺了挺驼背,掘犟地说:“我知道自己没有多大能耐,体力也跟不上了。但是不管怎么,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哪怕每天只能挣到一分钱,不会向给政府伸手讨要一分半文的”最后他很自信地对我说:“姑娘请你相信,在我有生之年,一定要把孙女抚养长大,成为一个不落人眼下的好孩子”
 
听完老人的一番述说后,我愣愣地站在那里,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我不愿向老人追问下去了,深怕再次刺痛老人的心。于是,我转身走进屋里,把那些能用和不能用的菜刀和剪子,翻箱倒柜,统统找了出来。尔后,又拧开水龙头,接了一盆水,小心翼翼地端到老人面前,还轻轻地对他说:不用急,慢慢磨,反正不等用。不一会,菜刀和剪子磨好了,我随手掏出两张面值100的钞票,递到老人手里。我想,这200块钱,既是做为老人磨菜刀,磨剪子的辛苦费,也可以算做对老人奉献一点爱心。
 
老人接过钱,惊讶地说:“姑娘,你给我这么多钱干啥。4把菜刀,5把剪子,加起来9把,每把是3块钱的磨刀费,三九才27块,多一分俺也不收”。他留下一张一百元的,另一张扔给了我,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数了73块,站起身来,塞到我手里。当我直截了当地向老人家说明那200块钱的用意,希望他一定收下时,他却爽朗地笑着说:“谢谢你,姑娘!你的心意俺领了。不过,多给的钱,俺是一分也不要的,俺知道,你们做生意挣钱也不容易”
 
说罢,老人弯下身子,扛起板凳走开了。我站在门口,眼里噙着泪水,凝望着老人渐渐远去的背景,心里就像打碎了的五味瓶,说不上来究竟是个啥滋味。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敬畏的老人啊。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