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给世界一个拥抱

推荐人:红袖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0-06 12:29 阅读:

近来,经过一场车仰马翻的战乱,第一次离开自己生长了二十年的故乡,来到一个据说美丽,但是却污染严重的海边城市,开始为期55天的暑假生活。

每一次外出,你总要学会好多东西,见到好多人,听到好多故事,看到好多美景,然后完成自己这场任性的生活,归去,寻找那个依然等待着你归巢的老鸟。这一次,也不例外。

我是带着忐忑出来的。毕竟如今女大学生如此吃香,作为其中的一员,在随从中介来到远方的过程中,我不仅要提防火车上长的人模狗样,却心怀叵测的那些坏人,还要闭上自己张合二十年的嘴,迈开老迈无力的老寒腿,奔走在一次次上车、下车的路上。所幸在经历二十四小时的车马劳顿,最后在夜幕降临之际到达了目的地。唉~忘了说,目的地――原本我们也不知道是哪里,我们只是从一个中介蹦哒到另一个中介的怀里,然后,毫无心机的跟着他们走。后来问当地人才知道是在宁波宁海的一个小镇上。(没有丢,依然安全的活在世间的某一个角落,是不是很幸运。)

对于我们而言,无论经历过何种惊险,安全的到达,对于亲爱的人们都是幸事一件吧。

人生聚散,皆属缘分。缘浅缘深,不过是将心比心。在与每一个人的相遇中,你总要在付出与收获中徘徊,不是她生就是你死。前提不过是爱的深浅罢了,无论友谊,爱情。

背着行囊,幻想着到达一个古香古色,晨间雾气萦绕,小桥流水,活泼开朗。一天的美好在平淡安然中开始。晚间夕阳低垂,彩云映天,美丽如旧。一天的嘴角在烂漫火热中弯起。

可是就是天不随人愿,在宁海的这处地方,临海却不是海滩,一洼洼的海漫摊,有渔民围起来的高高的栅栏,听当地人说里面养着“蛤”,只是不知道此“蛤”是不是传闻中的蛤唎。而记忆里第一次见到涨潮,是在一个午间,下班回宿舍,在栏杆间远望,远处那山,景美。近处那水,静美。天上那云,境美。晴空万里,像一针一线用心刺制的蜀绣,让我这长年居于内地的人,不禁瞪大了眼睛。哦,对了,还有海中央的一艘艘小船。居于水中间,真乃锦上添花,好看极了。可是再美的风景,在无数次的循环以后,便变得不再惊叹。当我们拿着真金白银买着难以下咽的饭菜,忍受着每天三十几℃的高温,持续一个月每天十一个小时不间断的工作,每天几乎贴着床就昏迷,看到水就想跳,拉着肚子还要喝冰水。心理防线在一瞬间轰然倒塌。一辈子没有这般的无助过。

难怪在我跟家里面说要出来打工的时候,爸妈那般的不愿意。安全,辛苦,操劳,忍耐,坚持等等等等,我们缺乏的太多,考虑的太少。一时的新鲜,并不能保证我们持之以恒的走下去。这让我想起我跟老爸在讨论我考研与否这个问题的时候,老爸跟我说的一段话:“你上学,这是正事,我们努力一辈子就是想让你过的好,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只要你感觉你能坚持下去,我们都支持。一则,你不小了,做什么样的决定,你都应该为它负责。二则,我们也老了,还能看着你几年。”一字一句都是满满的期待。可是,又何尝不是处处透露出一个慎重。以前不懂,就拿考大学而言,在付出中总会有所保留,不过是一年不行,那就再来一年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我的青春有几年,爸妈又能年轻几年。他们处处计划,我却不懂他们的心。在经历一场磨难以后,感谢,眼睛还没有被安逸所迷惑。

其实,有的时候,听爸妈的话,就跟开金手指是一样一样的。他们用自己的教训,总结成人生经验,并且无私的告知我们,都只是为了让我们在探讨人生的旅途中走的更加平顺一些。

每一个人的人生足迹,都需要自己去踩踏。上帝是是公平的。也许我们出身不同,经历不同,所经受的磨难不同。但是所赐予给我们的幸福是相同的。就如同在关上我们一扇门的时候,给我们打开一扇窗。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幸福。

在长荣的这个厂子里,在pcb车间里,放眼望去见到最多的就是十六、七岁的花季小孩。他们每天按部就班的上下班,不早退,不迟到,重复着千篇一律的动作。她们与不同年纪的女人,男孩聊天,打闹,嬉戏。在吵骂中学着成长,或者更为贴切的是超速成长吧。在他们的身上,我或许看到过梦想的影子,但是在那个闷热的车间里,我更是亲身体会着思想静止与劳力忙碌把梦想活活闷死的过程。劳力忙碌的过程中,我会尝试着回忆十六岁我在干什么?爱着一个等不到的人,迷茫着未来的方向,叛逆的不听妈妈的话,一个人走在偏执的路上……很多时候在他们的身上会看到以前的自己(都说人老的时候,总会在别人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那一刻感觉自己老了),那时候的我也跟他们一样用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跟这个世界对抗着,恣意着,并肆意的挥霍着他们对自己的宠爱,逃课,上网,交不好的朋友,希望自己变成别人眼睛里面的坏小孩。可是,又能有多坏,听着他们的童年,看着他们的故事,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孩子。过早的踏入这个不属于他们的社会,还没有被抛弃的纯真烂漫映着那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眸,与这个以利益为本的车间真的是格格不入。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让我心疼的16岁女孩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欣姐,8月20号我们学校就要开学了,可是我已经回不去了。”她应该是想要呆在那个叫做学校的象牙塔里面的,在那里做着彩色的梦吧。可是世事无常。也许是悲伤的故事太多,有了对比幸福感也就更加强烈。唏嘘更多,于是想要去分享幸福的那个心就更加的激烈……就如我们原本都不幸,只是脑海里面的人太过于幸福,我们就更加的不幸。

我们都幻想过未来,但是十六岁的未来里总是以城堡的幸福为前提。没有烦恼,没有焦虑,任性恣意的活着,分不清善恶,辨不了黑白,跟着一颗孤独的心不论苦甜的走下去…如果前方有一盏照明灯多好,可以伴行,可以引路,不再孤单…寂寞的北半球也可以变得温暖,不是吗?或许那盏灯就是一个梦想,我们当初没有放弃的一个梦想,一个可以看清楚未来的梦想。于是愿意傻傻的奔走在追逐的路上,拨开云雾,见青天。也许是一件期许,一个痴痴的期许,一个愿意让自己付出,学会爱人的期许。但最终无论是什么,都会让我们在十六岁耐着性子坐在闷热但是活跃的教室里许给自己一个迷茫但是积极的未来。

在生活中,琐碎很多,不顺心点点,我们在过好自己生活的过程里,容易忽略的也就多了,比如,身边的她――大白。大白是我给她另外起的昵称。不是因为她白,也不是因为她想那个叫做《超能陆战队》里面的大白。仅仅不过是起源于她姓菜,叫大白菜而已。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是的,她陪伴着我,从南阳到苏州,从苏州到宁波。一路坎坷,陪我哭,陪我笑,陪我颠簸流离,陪我流离失所。有时候,我会惊叹于她的忍耐力,像我这样的小心眼,且有一点点小矫情的人怎么可以始终如一日的对我好。但是,回想我们一起走过的路,所有的质疑都变成顺理成章。一年的形影不离,两个月的苦难考验。面对别人的欺负,经历世事无奈,再尝试过大人间的勾心斗角。在回归单纯中,其实,一切都变得不足一谈且可以忍受。朋友啊,就是在日常里抱怨着,苦难面前坚持着。朋友啊,就是把每一年混成每一天,却在不经意间给你一个小温暖。朋友啊,就是说着不理你了,再也不理你了,却兜兜转转一辈子过去了。

所以,感谢那些在生命里所有擦肩的缘分,感谢那些在不经意间遇到的小温暖。感谢那些在任性过后却依然愿意把自己的手伸向我,给我一个拥抱的人儿。

在这个叫做西店的镇上,偶遇到些许的人。有的一见如故,有的白头如新。有的真心相交,有的点头而过。或许还有恶语相对的,但都已经过去了。就像白开水,或许在刚刚它还滚烫的伤过你的嘴角,冷却后这一刻的冰凉却抚慰了你烦躁的心。每一段经历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就像我不是一个学识渊博、学富五车之人,但是我还是希望,在我经历那么多以后,用自己的正能量去感染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乐观,向上,追逐,成梦。

没有来时的兴高采烈,离别总带着些许的感伤。背起原来的行囊,回头看看来时的路,看到新识的背影,那些欢笑,那些泪水,那些不可用言语表达的深情。还有深藏于内,不易显露的成长。这段时光就像打过催化剂的禾苗,倍受摧残却茁壮成长。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