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大树,许你一辈子幸福

推荐人:红袖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0-06 12:32 阅读:

我的十六岁,发生了两件大事,让我高兴得手舞足蹈。并且,至今记忆犹新。

  第一,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省重点高中一中,终于可以离开胡大树和柳美丽,去市里读这个许多学生梦寐以求,挤破头皮都想踏入的学校。

  第二,柳美丽抄走了胡大树八年来辛苦赚得的所有家产,在离婚协议书上很利落地签了字,然后拖着行李箱,穿着高跟鞋吧嗒吧嗒地离开了这个她待了八年的家,走得如此坚决,对于坐在沙发上黯然失色的胡大树,没有半点同情与留恋。

  看着柳美丽摔门走远的那一刻,我高兴地简直想要拥抱亲爱的大地了。可是再看看痛苦不堪的胡大树,我还是忍住了。

  你看,这两件事给我的影响是多么大。我的学业和我的家庭,因为考上一中和柳美丽的离开,而变得顺风顺水了。尤其是柳美丽的消失,我的世界终于扫去了八年的阴霾,而变得阳光明媚,美丽多姿了。

  柳美丽这个嚣张讨厌的女人,自我八岁那年,被胡大树领回家,成为我的继母。

  八年时间里,她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成日呆在家里边嗑瓜子边看电视,偶尔看累了,她会戴上眼镜,装模作样的研究在地摊上买来的旧书,看看做哪行最赚钱。

  八年时光啊,如此漫长的时间,这个女人没有给我洗过一次内衣内裤,也没有给我做过一顿饭。做这些的,都是胡大树。可怜的胡大树,娶了这女人回家,日子过得比以前更加辛苦。在外开了一天出租车,还要回家做主男,照顾不中用的老婆和聪明伶俐的女儿。

  就是因为柳美丽的好吃懒惰,我不止一次地和她顶嘴,我说:柳美丽,你人长得不漂亮,怎么心灵也不美呢?我老爸当初咋就把你领回来了呢?

  第一次,柳美丽暴跳如雷,差点就要把我掐倒在地。看到我眼中得意的神色,她迅速恢复了平静,趾高气昂地说:我说胡小禾,你故意惹我生气,是想让我揍你,然后给我冠上一个虐待儿童的罪名,是不?我偏不吃你那一套。

  有了第一次,即使面对我再尖锐的冷嘲热讽,柳美丽依旧保持沉默,对着电视机目不斜视。偶尔惹恼了她,她会泼妇一般地骂几句完事。也就在此时,一向对我严厉的胡大树除了皱着眉,却也说不出一言半语。这个家,因为有了我和柳美丽这两个女性,差点就弄得鸡飞狗跳了。而十六岁的夏天,这个家终于和谐了。

  这两件事,不是对于每个人都振奋人心的。譬如说,我的老爸胡大树。你看,他是经历了怎样的冰火两重天啊。女儿考上了他当年差一百多分的百年名校,老婆却又走了。

  好消息坏消息一起来,命运真能折腾死人呢。

  在柳美丽走后的半个小时里,胡大树叼着烟,一直坐在沙发上岿然不动,我以为他会伤心欲绝,悲痛得泪流满面,我的手里,早就准备好了纸巾,并想好了安慰词。

  可是,我所预想的那一幕始终没有出现,半个小时后胡大树站起来,收拾了一下客厅,然后对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我说:小禾,咱去王朝大酒店庆祝一下,咱俩脱离苦海。

  就冲这句话,差点让我吓倒,我以为胡大树的精神出了什么问题。可是在通往那个五星级的大酒店的路上,胡大树哼着小曲,喜笑颜开,完全不像一个刚要离婚的男人。

  可是在席间,胡大树还是暴露了所有的伪装。他不停地给我夹菜,然后频繁地往自己嘴里灌酒。酒后吐真言,醉倒的胡大树眼角还是流出了几滴男人般沧桑的泪水,他喃喃道:小禾要出去念书了,美丽也走了,我一个人了,一个人了……

  我坐在那里,正对着盼望许久的红烧大排大快朵颐。看着胡大树涨红的脸,我的泪就止不住地掉下来了。

  那所寄宿制的名校,让我突然觉得没有了新鲜与兴奋感。其实,我担心胡大树一个人会孤单。我甚至后悔当初报志愿怎么会听从了胡大树的鬼话,去那所学校读书。远离了胡大树,我很不安。

  2

  从小到大,我是很害怕胡大树的。

  这个粗鲁的男人对于柳美丽狗血淋头的怒骂不敢说半句话,可是对于我,他从来不手软。我想,从小到大,这个男人把他对于柳美丽的隐忍与无奈都迁怒到我身上,说白了这就是欺软怕硬。

  他规定我上学一定要六点半起床,一定要吃掉他准备的面包牛奶鸡蛋。考试一定要排在班级前五名,下午他下班回来,一定要看到我孜孜不倦,勤奋学习的美好背影。

  小小年纪,我就被他如此约束着。若我违规,他的手段也多面化发展。伸出手,就是在屁股上或者脸上给两巴掌或者让写检讨,并且要在一个晚上睡觉前,背下他布置的英文单词。种种手段,令人发指。

  十六岁,我以为我可以离开胡大树的管束,在那所名校自由自在地学习生活。

  十六岁秋季的小镇火车站,我一个人提着箱子,背着大大的书包,躲在火车上的一个角落透过窗户,看着急匆匆赶来的胡大树。

  胡大树是下班回家后发现那张纸条:老爸,我一个人去火车站,请相信我长大了,我自己去报道。

  其实,去市里上学,可以坐汽车,只需要四十五分钟。而火车需要一个多小时。可是,坐火车更便宜。渐渐长大的我已经知道了胡大树的不易,柳美丽带走了他所有的财产,他变得穷了。作为一名出租车司机,又能有多少收入呢?我心疼他,更不愿意看到和他在火车站分离的伤感。

  可是,火车还没有启动,胡大树还是匆匆赶来了。看着他焦头烂额地朝每个车厢瞻望,我已经是双泪两行,只祈祷火车赶紧出发。

  绿皮的火车逐渐启动的时候,我看到了胡大树眼中的失落与不安。他一个人蹲在地上,捂着脸哭了。我的心里是一阵抽搐,我已经开始懂得了胡大树的用心良苦,我也原谅了小时候他对我严格的要求,我相信,这个男人是为了我好,才做得这一切。

  从小到大,亲生母亲离我而去,是胡大树养我长大,并将毕生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到了学校报道,我打电话跟胡大树报平安,看着周围同学都有家长陪同,我窃喜:十六岁的我,已经可以独立,并做很多事情了。

  3

  可是,我的所作所为,还是让胡大树伤心了。

  事情的原因起源于一个男生,那个叫成北北的微胖的男生学习成绩很好,天文地理,似乎无所不知。他就坐在我的身后,每次考试他都在前十名,气焰不是一般的嚣张。因为这,我开始讨厌他。

  在一次测验后,他在我背后感叹题目真容易,没有答完题的我,火冒三丈,将新买的墨水泼在他新买的白色T恤上,又踹了两脚,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而去。

  你看,我遗传了胡大树的火爆脾气,除了胡大树,我胡小禾从来就没有怕过谁。

  两天后,胡大树被告状的班主任叫来,教室里听课的我,像一直雏鸡一样被胡大树揪起。学校的操场上,胡大树扬起手臂,我抬着头没有闪躲,闭着眼睛一脸的倔强等待胡大树的巴掌落下来。

  从小到大,我已经习惯了胡大树的巴掌。可是胡大树的巴掌迟迟没有落下来。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胡大树的手臂颓然落下,双目无神地望着远方。很明显,我看到了他眼中的失望。他喃喃说:小禾,你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

  我宁愿他给我两个巴掌,因为胡大树的话让我感到莫名的心酸。我以为我长大了懂事了,没有想到我的鲁莽却还是让胡大树难过。我看着胡大树黝黑的脸,发干的嘴唇和微驼的背,突然觉得这个陪伴我十六年的男人正逐渐地苍老。这些小细节,让我感触颇深,我咬着嘴唇尽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滑落。

  转过头,胡大树看着我,然后掀起穿在身上的白色衬衣,我突然就看到了他后背上两条蜈蚣似的长疤痕。

  他淡淡地说,这就是我年轻时打架的代价。小禾,你要记得,不要和别人打架。你是碰上一个脾气好的男生,没有跟你纠缠,可是如果遇到厉害的角色,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点头,眼泪还是止不住流下来。我是心疼胡大树,心疼他年少时,居然吃过这么多苦。

  中午,胡大树带我去饭馆吃饭,点了我最喜欢的红烧大排。胡大树叹口气,从钱包中拿出一张黑白的照片,看看我,说:小禾,这是你亲生母亲,从小到大,你没有见过她一眼,即使照片也只有这一张。

  我看着照片上的女子,大眼细眉,长相清秀,神情忧郁,和我的确有几分相似。

  我看着胡大树晶莹的眼眶,我接着问了一个多年的疑问:我想知道母亲究竟是发生什么意外而离开的?

  胡大树犹豫了片刻,点头说:难产。所以,你要好好活着,并且活出精彩来。你已经长大,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真相。

  胡大树的话,不异于晴天霹雳,将我打蒙了。我恍然明白,这么多年难怪胡大树如此对我,只因我的出生夺去了他妻子的生命,或许,在看到不争气的我的时候,他就会想起母亲的去世,才会恨铁不成钢。

  胡大树要离开学校的时候,我踮起脚拍拍他的肩膀,微笑:老爸,你放心吧,我会努力的。

  胡大树笑了,一向不苟言笑的他,笑起来真得很好看。

  可是,我回到宿舍却哭了一个下午。只因,胡大树告诉我的真相,让我心如刀绞,痛不欲生。我想起回到家就孤独的胡大树,又觉得心酸。

  晚上,我拿着圆珠笔给成北北写了一封道歉信,并且请他以后帮我补习数学。

  我一个人在日记本上认真又隆重地写下这行字:胡大树,胡小禾要给予你幸福。

  4

  为了胡大树,为了离开的亲生母亲,我开始更加努力地学习。接触时间长了,我也发现成北北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种男生。虽然有点爱说大话,但是其他还都挺不错的。

  重点高中一个月只休息一天。这里的学习生活急促又忙碌。

  可是,我还是时常会想起胡大树。吃饭时,看着食堂里熙熙攘攘的人,我会怀念胡大树经常给我买的美食,会担心他有没有按时吃饭。一直以来,他的胃病就很严重。晚上回到宿舍,我会担心胡大树是不是已经回到家,到了家他又在做什么呢?一个人在厨房胡乱弄点东西果腹,或者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烟发呆?对了,他现在的烟瘾是不是越来越大了?还有他两次的婚姻,也让我觉得难过。

  可是,拿着电话,我却始终按不下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要是打电话,我又能说些什么呢?以前每次拨通,胡大树总是言简意赅:一定好好学习,多吃点肉,缺钱就问我要。

  然后,就是许久的沉默。这个在我看来不善言辞的男人,可以跟其他人谈天说地,说得吐沫横飞。可是唯独对他女儿,却不知该如何交流。他的寡言少语让我时常觉得打电话问候他,都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虽然,对于胡大树的牵挂与担忧,从未减少过。

  每次月假,我就迫不及待地回家。胡大树总是喜笑颜开,话不多,却会施展手艺,按照美食书上的菜谱买很多菜,然后自己去厨房忙碌,不许我帮一点忙。

  胡大树的手艺越来越好,我夸奖他时,他的脸上就会露出满足的笑容。曾经对我横眉冷对的胡大树的严父形象,已经逐渐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慈眉善目的和蔼模样。

  我以为这样的日子能够一直持续。我想,等我考个好大学,毕业了找个好工作,去大城市买个别墅,然后养活孝顺胡大树。还有,我的院子里,可以腾出一小块土地,让胡大树种菜种花。你看,我把生活想象得多么美好。

  5

  胡大树住院的消息传到学校的时候,我正在准备高二的最后一次月考。

  这个消息是和我同住一个小镇的同学告诉我的。胡大树因为和别人打架,而进了医院。听到这个消息,我到吸一口冷气,身体是止不住的颤抖。

  我旷掉了月考,一个人跑到操场上嚎啕大哭。胡大树,是你教育我不能和别人打架的。胡大树,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能和年轻那样莽撞冲动,胡大树,你现在究竟怎么样。

  要是担心你爸,就去医院看看他吧。我的背后,突然响起成北北的声音。我红着眼睛看他,他也是一脸的难过与不安。递过一张纸巾,他声音温和地说:请假的事情,我帮你搞定。

  我感激地点头,然后迅速收拾东西,准备回小镇医院去看望胡大树。

  路上,快十八岁的我倍受煎熬。因为我不知道胡大树的情况究竟如何,只剩下担心。

  辗转找到胡大树的病房,我看到鼻青脸肿的胡大树躺在床上,左手臂上缠着绷带。他的周围,居然还有三个穿着警服的男人。

  三个警察的到来,让我开始害怕起来。胡大树,你是闯了弥天大祸了吧?

  待三个警察离开,我闯到胡大树的病床前,还没说话,抱着胡大树就痛哭起来。

  胡大树被突然出现的我吓了一跳,他的肢体僵硬,半天后,才用右手抚摸着我的头发,轻声地安慰我:没事,你看,我就左胳膊骨折了一下。其他的都挺好的。

  我抬起头看着一脸乐观的胡大树,将信将疑。胡大树伸伸懒腰,又踢踢脚,一副宝刀未老的模样。你看,这个曾经冷若冰霜的男人,现在像个孩子一般哄我,让我相信他的话。

  我终于知道了胡大树跟别人打架的真正原因。

  搭乘他出租车的乘客,居然是个顺手牵羊的小毛贼,将胡大树买给我的一部崭新的手机顺手带走。而胡大树是何等敏锐的观察力,追了那毛贼两条街,终于将作为我生日礼物的手机取了回来。虽然挂了彩,胡大树却开心得像个孩子。

  我想起突然出现的三个警察,百般追问,胡大树却诡异地笑。皱着眉头佯装生气:都高三还管这么多事干嘛?赶紧带着我送你的礼物回学校学习去。

  然后侧过身,不再回答我的任何问题。

  6

  尽管胡大树没有告诉我三个警察到来的原因,可是我在后来还是知道了真相。因为要上课,十八岁那天,我和几个朋友下了晚自习后,才去一家饭馆庆祝生日。没有了胡大树的陪伴,我的内心还是觉得有些遗憾。可我没有想到,我却在电视上看到了胡大树。

  他在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时,眼睛很不自然地看着镜头,憨直又紧张的模样。他吞吞吐吐地说:今天是我女儿……胡……胡小禾十八岁的生日,这个生日我不能陪她过了……我在这里祝她生日……快……快乐。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