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细腰

细腰

推荐人:红袖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0-07 13:02 阅读:

题记:"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后汉书·马援列传》。

 

   “楚学研究所”的姚宇兄在湖北省潜江市“龙湾遗址”进行勘查试掘时,于一只密封的绳纹红陶器中探得几卷帛书。其上记录着楚灵王年间,发生过的一件匪夷所思的“瘦身”血案。他知道我对于这些悬疑事件有所好,便将帛书上的文字微焦拍下来,发到我的电子邮箱。

 

   收到邮件时,我正困意阵阵,准备一梦方休。目光一投放到几张放大的jpg格式的照相上,心神立时凝聚。那几卷微显腐烂的帛书上,墨迹斑斑可见,穿透两千多年的迷离风烟,将一段惨淡的历史真相在我面前呈现开来。

 

   帛书出自一个深居“章华台”的宫廷女子之手,似是写给宫外一个知己姐妹的。文笔哀伤惊惶,阅读间,我仿佛看到一个华章丽姿的女子,于暗夜执笔,频频将一双恐怖的眼睛看向梳妆台上光影模糊的铜镜——那镜中的会不会多出一个血人来?因古文生涩难懂,我便用白话一一翻译下来。

 

   第一卷帛。

 

   骊姐:

 

   一别半载,你的病可大好了?小妹如愿入了万人景仰的"章华宫",也见到了义父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座"一登三休"的"章华台"。小妹的寝宫便是安顿在章华台第二层上,这里什么都有,绫罗绸缎,火树银花,甚至还引来了远水。跟随而来的丫头"红情"和"绿意"也是欣喜不已,她们终于可以吃个饱了,不必像从前一样跟着我们三姐妹一起受饿。

 

   义父果然是对的,大王很喜欢我穿周朝初年服饰的样子,尤喜我锦帛束就的小腰。入宫期间,大王幸过我三次,直夸我的腰别致小巧,盈盈一握。义父升迁之事小妹已在枕边说于大王听,大王已答应。咱们姐妹三个终是没有辜负义父的养育之恩。

 

   骊姐,这些日子,小妹的伙食已由过去的一天一顿增加到一天两顿。小妹也是万不得已,身子骨实在撑不下去了,须得红情、绿意搀扶着才能行走,这样下去,唯死而已。一日两顿的日子,小妹头晕的毛病渐渐好转,二姐临死的狰狞样子也很少入梦了。倘你有暇,帮小妹在她坟前多烧些纸钱,愿她在天上原谅我们对她犯下的罪行。那个潮湿阴森的地下室,你让义父用泥土填了吧,小妹实在不愿它继续存在下去。

 

   第二卷帛。

 

   骊姐:

 

   半个月前,大王册封我为"曲嫔"。这本是值得庆幸的事,可小妹却紧张得不行。后宫佳丽男宠三千,无一不渴望大王的幸临,就是当朝文武官员也勒紧了腰带巴结大王的眼睛。小妹的地位随时有倾覆的危险。大王昨晚说我的腰粗了一些,不能一手掌握,我当时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恨不得拆去小腹里的肋骨。从今天开始,小妹的伙食又由两顿改为一顿。现在头又有些眩晕了,红情与绿意两个丫头正在我的身边磨墨,她们可是吃得饱饱的,还打着诱人的饱嗝,那诱人的肉香啊……不行,从明天起,她们的伙食必须减到一天两顿,否则再听见她们打饱嗝的声音,我哪里还睡得着?

 

   小妹:曲姒

 

   第三卷帛。

 

   骊姐:

 

   前天清晨,我循着义父教给我们的瘦身法则,长吸一口气,待得小腹紧收时,迅速勒上锦帛。可是呼吸比过去困难了很多,仿佛是要窒息的样子,看来小妹真的胖了。

 

   小妹暗下里派人请来御医,开了泻药。但两天下来,身子却越来越显浮肿,腰身更粗了。小妹气得一天没吃饭,直到眼前一团昏黑,才勉强喝下半碗粥。今天本是要让御医为我抽去腰间的一根肋骨的,谁知那老头见我发话,吓得趴在地上求饶,眼泪鼻涕全下来了。原来"放鹰台"那边,一个妃子刚因抽了肋骨,大出血而死。

 

   章华宫处处可闻宫女男仆瘦身节食而死的消息。据说大王眷顾的两个男宠也因缩腰太紧,活生生窒息而死。小妹心中着实矛盾,究竟是继续瘦身以邀恩宠,还是保命要紧?

 

   今晚还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小妹在红情、绿意的搀扶下蹬上三楼,陪诸位妃嫔赏月。章华台的夜,虽则举头可见月牙大星,但风却阴得很。小妹正与众妃嫔比谁的腰身更细更柔,一阵不大的冷风扬起,竟有几个腰身纤细如杨柳的妃子被风吹得跌下楼去,当场摔死,鲜血潮湿了整个月夜,风里满满的血腥气。啊,骊姐,那气味,那月夜,小妹好生熟悉!我又想起义父地下室里的那个月夜了!

 

   骊姐,小妹实在不行了,肚子饿得慌,心神也恍惚,就此搁笔睡去。

 

   第四卷帛。

 

   骊姐:

 

   小妹不得不告诉你一件事。昨晚我又梦到二姐了!她的腰身更细,眉眼更加妩媚,只是那原本饱满的胸脯已凹陷下去,胸衣上泅浸着血水!她从月夜的寒风里走来,穿过一条一条飘展的白绫,向我招手,说要带我走!

 

   啊,骊姐,当我醒转过来时,寝宫里还弥漫着她的血腥气!真的,那气味现在还未散去!

 

   早晨大王在章华台大宴各国来使,他身边那个妃子的腰细得就像竹竿一样。小妹好生羡慕。那个妃子在给大王斟酒时,忽而把一双丹风眼冷冷看向你可怜的妹妹,似是冷笑了一声。天啦,骊姐,这双眼睛与二姐的何其想象!难道二姐究竟不肯放弃荣华富贵,附魂在了这个妃子身上,与小妹争风邀宠吗?

 

   那场大宴小妹终是没有挨下来。中途头晕腹涨,竟尔昏睡过去。眼前漆黑一片时,那个妃子尖锐的冷笑声又在锤打小妹的耳鼓!啊,骊姐,那正是二姐临死前嘲讽我们的笑声啊!那可怕的声音黄蜂一般刺进小妹的脑门,反复回旋着:"你们嫉妒我腰细,怕有了我,你们便得不到大王的恩宠吗?!"骊姐,小妹当时真的听到了!

 

   义父关我们三姐妹的那个地下室当真填补了吗?怎的小妹总是闻到它阴寒腐烂的气息?收到信件后,请你速速去二姐坟前焚烧她遗留的衣物,恳求她归去,不要再缠着我不放了。那个月夜里发生在地下室的惨事,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都饿成那样了啊,死三个不如死一个!另,小妹也会在寝宫虔诚的为二姐做一场盛大的法事,求她原谅。

 

   第五卷帛。

 

   骊姐:

 

   最近发生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小妹的餐具总是在半夜被人偷偷挪动。那几只专门盛放鱼肉的铜盘上竟多了一排排牙齿的印子!

 

   小妹盘问红情、绿意,她们承认在夜里偷吃过东西,但对于我的餐具,却没敢动过。真真邪门了!难道真的闹鬼了不成?

 

   我请大法师来寝宫驱过鬼,但丝毫不起作用,那些餐具每晚依旧被不可知的东西挪动。大法师让我喝下圣水,并在我身上贴上护身符,说是可以辟邪。

 

   骊姐,一定是二姐在报复我!她要怎样才肯死心啊!

 

   妹:曲姒

 

   第六卷帛。

 

   骊姐:

 

   小妹实在不愿意告诉你这件事,惹你惊恐,但事到如今,还是说了的好。

 

   昨晚我又梦到了二姐,地下室里的阴风好大,月光和鲜血吞噬了她的半边脸!她双手捂着流血的胸口对我说,她要讨还被我吃下去的右胸脯!啊,她真的就挥着当初我们杀死她的剔骨刀,将小妹的咽喉割断了!然后,然后……小妹现在咽喉还疼着!

 

   当小妹从噩梦中醒转过来的时候,丫头绿意忽而在外面哭号起来,一阵刺鼻的浓烈血腥气息堵塞了我的鼻观!

 

   待我赤脚赶出时,看到了一汪血水在地下蜿蜒,血水之上浮着丫头红情的尸身!天啊,那尸身的咽喉已被挑断,右胸脯上,血肉一片稀烂!一把剔骨刀插在上面,刀身映照着小妹一张惊惶失措的脸!

 

   骊姐,是二姐干的!她见我身上有护身符,杀我不得,便对我的丫头下手了!

 

   这些日子,我的噩梦一个接着一个。大王再也没有幸临过我,那些可恨的妃嫔见我失宠,不再邀我出行游玩。我赌气将伙食降低到一天半顿,回到我们三姐妹一起瘦身的那些日子中去。

 

   丫头绿意整天惶惶然不得安稳,小妹一跟她说话,她便拿一双充满恐惧的眼睛瞪着我,身子也如筛糠一般的颤抖——她怎的如此怕我?小妹只得又给绿意求来一个护身符。

 

   然而,她戴了护身符后,依旧害怕得紧,甚至跪了下来,莫名其妙地说:"娘娘,求你不要杀我!"

 

   我追问下去,她说:"娘娘,你……你梦游……"我被她的话吓住了,当晚就让她将我的手脚都绑住了睡觉。

 

   今天傍晚,小妹一直在章华台上观望遥远的汉水,神伤一回。当初我们三姐妹便是在那里相遇的。一起笑过,一起哭过。后来义父收留下我们,一心教我们瘦身之法,好讨得大王喜欢,升他的官。小妹一直对义父心存感激,但他将我们三姐妹关在封闭阴森的地下室,一天半顿的那一个月,却让对他心生无限的恨意!

 

   骊姐,你因在地下室寒气入侵,腿脚受损,不得入宫,却能常伴在义父身边,有鱼肉吃;你一直说羡慕小妹我可以伺奉大王的福气,可小妹现在却羡慕你了。

 

   唉,滚滚汉水啊,倘它可以把光阴流回去,小妹情愿做一个质朴的乡下村妇,在牛背上度过一生。

 

   小妹:曲姒

 

   第七卷帛。

 

   骊姐:

 

   二姐又来寻仇了!

 

   还是那个阴森的地下室。我梦见她斜坠着碧玉钗,冷笑着冲你扬着剔骨刀,讨要她被你吃去的左胸脯!她真的就把你的咽喉割断了,一口一口吞食你的血肉啊,骊姐!阴寒的月光洒在她浴血的鬼脸上,外面的虫子叫得好凶,被我们吃剩的耗子皮毛被吹进的寒风一扬一扬,她吃你的声音好生的可怖!

 

   今天早晨,小妹叫丫头绿意给我松绑、盥洗,连叫数声也不见她应答。小妹以为这丫头也如那些见风使舵的妃嫔一般,拿我不当回事了,气冲冲地叫来外面的老嬷嬷给我松了绑,撩开帘子就闯进了绿意的房间。

 

   啊,骊姐,我都看到了什么?尸体,丫头绿意的尸体!

 

   可怜的丫头,她的左胸脯已缺了一块,血水从缺口处喷洒出来,引来不少逐腥的苍蝇。有一只耗子居然在吃她的眼睛!啊,那只耗子,正是我们三姐妹在地下室连骨头一齐吃下去的黑苍头的耗子啊!它的眼睛冷幽幽地看向你可怜的小妹,龇牙咧嘴地叫着,像要扑上来!

 

   大王见我的寝宫接连发生了两起血案,已派官员来调查。我告诉他们,是我的二姐在作乱!他们不信我,居然在我的床下找到一把带血的剔骨刀,上面沾惹了两种血水,其中一种的性质竟跟丫头绿意的相似!

 

   骊姐,这是死去的二姐在栽我的赃啊,另一种血水一定就是二姐的!他们还在我的寝宫里继续查找物证,好不聒噪!

 

   今天我喝了半碗粥就打了饱嗝,居然有肉香在游荡,这真是奇迹!如此下去,小妹的腰身会比杨柳还瘦弱,到时大王的恩宠又将回到我身边。小妹怀上龙种之日,便是小妹的出头之时了!那时,小妹一定将骊姐接来畅游章华宫,一定要让这些查禁我的官员和那些可恶的妃嫔不得安生!

 

   小妹:曲姒

 

   第八卷帛。

 

   骊姐:

 

   那些官员逼我喝了苦涩的草药,我吐了,居然呕出了人肉!我的天,我分明是被绿意绑在床上的啊!老嬷嬷可以作证啊!他们将我看押了,他们一时没有证据,还不敢判我的死刑!

 

   小妹死不足惜,只是对不起你们,想不到那些官员居然查到了义父的头上,他们甚至将你也押到了京城!那把剔骨刀上的另一种血水怎么会是你的呢,骊姐?一定是二姐想害死我们两个,她好黑的心啊,我一命还一命也罢了,她竟连你和义父也不放过!

 

   他们说,是你装扮成二姐的模样,潜入了我的寝宫,杀了红情和绿意,然后栽赃给我的——甚至晚上也是你给我松的绑,看着我梦游着吃下了两个丫头的肉后,你又将我绑在了床上!你真的招了吗,怎么会这样?!我挚爱的骊姐怎么会这样呢!

 

   不会的,我知道你是屈打成招的!我向大王求情,说凶手另有其人,我这次没敢说二姐的鬼魂在复仇——他们不会相信的,而说是大王最宠的黄妃,她为了和我争宠,派人杀了红情和绿意,然后栽赃给我和你——我的骊姐!

 

   大王却一脚踢在了我的肋骨上,我的心也碎了。我不想活了,骊姐!

 

   我知你已被收监,不知这封信能否通过狱卒,抵达你的手上。也许抵达时,我已悬梁了。

 

   小妹:曲姒

 

   第九卷帛(遗书):

 

   我今天吃得很饱,这是我一生中吃得最饱的一次。此刻,我的意识比往常清醒得多,我的骊姐已被砍头,义父也以被革职,没收了家产——那个该死的黄妃,我变成鬼也要追着你!

 

   我不能接受判官的判书,我挚爱的骊姐怎么会是因为嫉妒我,不惜自毁性命,将我推上了不归路呢?

 

   我已生无可念,现断腰于章华宫,以戒后人。

 

   曲姒

 

   最后一张jpg的照片上,居然是一卷判书,上面用朱砂笔狠狠勾了一个红X:

 

   汉水怨女骊歌、昭池、曲姒被其义父囚禁于地下,逼其瘦身。昭池不能忍,将死之际,为骊歌、曲姒所杀,双乳被食。

 

   后,曲姒入宫得宠;骊歌却因病废弛。

 

   然,骊歌心怀嫉妒,及对荣华之爱慕,以宫女身份入宫,扮死者昭池,杀曲姒丫鬟红绿二人,剔骨刀弃于床下,栽赃曲姒。曲姒彼时梦魇中,饥不择食,生食红绿二人双乳,自不知。

 

   骊歌罪当断头,即日午时三刻处斩!

 

   帛书到此戛然而止,压抑森恐的气氛却在我的书房中水样蔓延开来。我忙打开百叶窗,长吐一口气,看向月牙儿勾着都市的夜空。两千多年前,那个叫曲姒的宫女也曾这样仰望过星空吧,冷风吹着她幽怨恐慌的秀脸,寂寞了七年落成的章华宫。

 

   我打电话跟姚宇兄探讨帛书中说到的"鬼魂"复仇一事。他说,那个"二姐"和那个原罪的"地下室"在曲姒的心中留下了永久的恐怖。又因宫廷争斗压迫神经,瘦身禁食压迫体质,她心底埋藏的那些恐怖画面便在梦中重复浮现,幻觉也因此而生,嫉妒心作祟的骊歌便是利用了这些幻觉制造了凶案,将自己的干妹妹推上了死亡,也把自己的葬送在断头台。

 

   我沉默了一会,说,半夜里餐具的挪动怕就是曲姒自己搞的——原始的饥饿感和求生欲望在她的入睡时战胜了瘦身的信念,所以她半夜不自觉的去咬食那些餐具和假想的食物,也算是画饼充饥。至于她生食红情和绿意的乳房,也是她于不自觉中造成的。她因肉体太过饥饿,心神太过恍惚,梦游时,便在尸体前重复了地下室里的罪行,生食人肉。又因心怀对"二姐"的愧疚和恐怖,便把骊歌在现实的杀人,幻化成梦里"二姐"的报复。之所以将两个丫鬟分别吃去左右胸脯,只因"二姐"在地下室被她们姐妹吃去的也是胸脯子,那种印象在她心底打下的烙印太深。这些可以从她在第六卷帛书上的"她怎的如此怕我"和第七卷帛书上的"今天我喝了半碗粥就打了饱嗝,居然有肉香在游荡"推演而出。红情死后,那个叫绿意的丫鬟已知道吃人的凶手是她的曲姒,便求她饶命,抖出了她梦游的症状。

 

   我问他,曲姒这些帛书既是传递出章华宫的,为何又在章华宫遗址寻着了呢?

 

   他说,大概曲姒吃人的事被那些官员证实后,他们又查抄了她寄出去的帛书作为罪证的一部分,遗留在了章华宫。

 

   我叹息道,被正法的骊歌也是一种悲剧,女人的嫉妒心当真可怕得很!

 

   姚宇兄也叹道,该正法的当是那个可怕的时代,上行下效,拍马吹风!当时有歌谣说:‘楚王好高髻,城中高一尺;楚王好细腰,一国皆饿死。’幸而章华宫建成的第五年,楚灵王就亡国了,否则不知多少女子要为瘦身而疯狂呢!

 

   搁下电话,我又看向那迷梦一般的月夜。遥想,那个弱柳扶风的宫女,在她自杀的那一刻,想到的会是她那条美丽的汉水吗?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