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的母亲

推荐人:红袖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0-07 23:19 阅读:

因为假期不长,因为旅程不短,因为气候欠好,等等有太多的来由让我打德律风回家告诉母亲我春节不回家。母亲接到德律风后,听不出她有任何情感上的波动,只是淡淡地说:哦,那有时候我去你那住几天吧。

整个春节一向细雨蒙蒙,让人平添几许难过。正月初六,老天爷一改往日的缱绻,电闪雷鸣,哗哗啦啦的下起了暴雨,下战书4时一阵德律风铃声把窝在被子里上彀的我惊起,我抓起德律风,耳机里传来母亲颤抖的声音:我已经到了A市,可儿太多,买不到火车票,可能要晚些才能到你那边了,不知你们那最晚的班车是几点。我气极,大吼:这么大的雨,谁叫你来的,买不到火车票,你不会坐直达班车吗?母亲说:知道了,知道了,就把德律风挂了。

我撑着雨伞站在站台下一个多小时了,记不清有几多趟班车停下又走了,可依然不见母亲的身影。坐直达班车从A市到B市是两个小时,再从B市坐车到我处约四十分钟,母亲应该在晚上七时就会达到,可此刻已经是晚上九时了,还没见到母亲,我起头焦急,起头埋怨,鼻炎也当令爆发,喷嚏连连更让我感觉严寒和烦燥。一趟班车“嘎”的一声,在溅了我一身脏水后停了下来,终于一个熟悉的身影探出了车门。

我接过母亲沉甸甸的行李,一言不发朝家走去,母亲走在死后唯唯喏喏地说:原本想坐直达的,可后来又买到火车票了,所以就晚到了。其实我心里大白,母亲是嫌直达班车的票价要比火车票贵一倍多。

初八午饭后,母亲说:你帮我把这衣服的边放放吧。我望望母切身上我裁减给她的衣服,也真有点象裹棕子,太窄了。我把铰剪、尺子递给母亲说,我下战书还上班呢,你本身改吧。晚上刚抵家,儿子就陈述说母亲把衣车针弄断了。再望望母亲,呵呵,衣服让她改的凹凸不服,针脚歪歪扭扭,衣车针不给她拉断才怪。

在我的印象里,母亲是很能干的,我们兄妹头上带的、身上穿的、脚上套的都是她亲手做的,何况往年我裁减的衣裤给她后,也是她本身点窜,还挺称身,为何此次改欠好呢,我心里直纳闷。

晚饭后,我一边帮母亲从头点窜衣服,一边与她闲聊。母亲说,自客岁始,她的眼睛看工具就很恍惚了,现在针线活根基做欠好了。我说:那明天我带你去病院看看。母亲说:不消了,在家乡已经看过大夫了,说是白内障,不是很严重,能看得见就不必花谁人钱,到时严重了再说吧。

我昂首望望母亲,鬓角已有了丝丝缕缕的鹤发,脑后粗大辩子已换成小麻雀尾,那精悍、好强在菊花般的脸陪衬下已酿成柔和与慈爱,那双我曾恋慕的巧手,已是血管突显。

在我处小住了一段时候的母亲要回老家了,当她跨入班车车门的一刹那,已是孩子他妈的我无法顾及车上车下人们诧异的目光,泪水倾涌而出。自从我独自一人在远离故土的这座小城假寓后,与母亲抑或兄妹相聚,成了我最大的企盼。

外婆在母亲5岁多时就已归天,母亲忍受了太多没娘孩子的苦,有了我们兄妹后,把所有的母爱加倍倾泻在我们身上。记得在上世纪70年月,在那同样贫穷的村落同龄伙伴中,我们兄妹是最先穿上毛衣的,那是母亲把她心爱的嫁奁——毛衣袖子拆了,在火油灯下为我织成一件标致和缓的毛衣,弟弟出生后,把毛衣全拆了,为弟弟织了毛衣毛裤。在我发蒙上学后,我也不象此外小伙伴一样,把书挟在腋窝下上学,而是把书装进绣花书包里。那是母亲操纵工余把一条不克不及再穿的旧裤子的裤腿改装成书包,再在上面绣上五角星、向日葵等,就成了一个美观适用的书包。出格是我们兄妹脚上风雅舒适的布鞋,不知引来几多大人小孩的注目。而所有这些,不知破费了母亲几多心血,包含了母亲几多慈爱。

母亲固然识字不多,却很是垂青常识,她经常对我们说:世上只有学问“晚上不怕贼来偷,白日不怕人来借”。上世纪八十年月在南下打工潮的诱惑下,我曾荒疏学业,外出打工,是母亲的諪諪教育又让我拾起书本。

母亲虽是农村妇女,却从不包揽后代的行为,出格是在我们兄妹的婚姻上。我和丈夫成婚前,母亲不知要与我成婚的人是高仍是矮、是胖仍是瘦,当我打德律风告诉母亲我要成婚了,母亲只是轻轻地叮嘱:“婚姻不是儿戏,必然要稳重,只要你本身感觉幸福,我们没定见。”在农村糊口的弟弟也是自由爱情成婚。

我们长大了,母亲却衰老了。素有做粗活比得上一个汉子的母亲在前些年的一次伐竹中不小心闪了腰,一躺就是十多天,以及腰部现今每逢起风下雨就酸痛;患了眼疾也是捂着掖着,每次报给为生计忙碌的后代们却均是一封封安然家信。

母亲养育了我们的身躯,也教会了我们为人处世的事理,我们谨记母亲“什么事都要一分为二来看”的概念,遇事不钻牛角尖,以安然平静的心态迎接人生的风风雨雨。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