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左手的右手

推荐人:红袖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0-07 23:24 阅读:

有一种爱,叫日久生情,平日里不知不觉,打诨嬉闹以为是兄弟,是姐妹,可突然一下就体会到了,像被雷劈中,打了一个战栗。

我跟小左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分开过,很多事情都配合着一起干,接近完美:他拿碗我必定拿筷,他拿刀我必定拿叉,他拿着书,而我肯定是替他翻页的那个。

是的,小左是藤子的左手,而我是藤子的右手。

若不是那天藤子持刀削水果时无意中削中了小左,我一定不会被那个雷劈中。当时,我只看见鲜红的血从小左的头上流出来,就一下子疼得揪心,差点哭了出来。趁着藤子给他贴创可贴的时候,我轻抚他的伤口,真希望流血的是自己而不是他。也许是我话太多,小左倒脸红了,说话还有些结巴,他说:“小右,谢⋯⋯谢⋯⋯你。”

夜晚的时候,藤子在小声地打鼾,而我在想为什么看见小左受伤我会心痛得那么厉害?找来找去,找到的唯一答案就是我爱上了他。

知道这一点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

藤子在家里看恐怖电影,吓得窝在沙发上双手紧握贴在胸口。我和小左就那样使劲地相拥着,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抽空挠得他笑出声来,可是现在,我却什么也不敢做,只是听着心脏的声音,怦怦怦,怦怦怦。小左有些奇怪,问:“小右,这到底是藤子的心跳还是你的啊,怎么听起来声音这么响?”我把脸背到一边去不愿意回答。

那句我喜欢你呀的话就在喉咙边打转,差一点就要脱口而出了,藤子松开了我们。这种话只能贴得很近的时候小声说的,我想再等下一个机会吧。

机会这东西很奇怪,感觉以前好像和小左整天黏着,有太多相处的机会似的,可现如今真正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说一句重要的话时才发现,机会太难掌握了。

我跟小左在键盘上跳舞的时候,距离是很近,但是一不留神就可能让藤子打出错字来,所以根本不能胡思乱想,所以我们近在咫尺地对舞着,却什么话也不能说。

有时候藤子看见喜欢的东西会高兴地鼓掌,我跟小左之间的距离就会更近。但是这亲近的时间却又太短暂了,这一刹才刚刚挨到一起,还没来得及张口,下一刹却又匆匆分开。

就这样,我一直没有机会跟小左说我爱你。日子一久,我便想:算了吧,爱谁也许不需要说出来的,能够跟小左朝夕相处,我还有什么不够?

藤子恋爱了,每天发短消息发到我头痛,看着我红红的大拇指,小左会叹息:“她怎么这么疯狂,看把你弄得。”他这么说我很开心,起码知道他还挺在意我。我跟小左都被藤子的男友牵过,每次我们靠在一起说起那个给了藤子幸福感觉的大手掌时,我就会想起《勇敢的心》上面苏菲·玛索几乎要晕倒地说道:“那就是爱啊。”

藤子生日那天,双手抱拳对着火苗蹿动的蛋糕许愿,当我跟小左紧紧拥抱在一起时,我听到小左在我的耳边轻轻说:“小右,我喜欢你。”我抬起头,有些吃惊地忘着他,生怕听错了,他又继续说:“我喜欢你,喜欢了很久了。借着这个好日子,我一定要说出来,不然我会憋坏的。”说完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望着我,我还有什么好再隐忍的?这样的机会谁不把握谁就是傻子了。我告诉他,me too。

一个恋上左手的右手终于开始恋爱了,那就是我。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小左更配我的,我们一般大小,一般年龄,经历相同,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完美一对,除了幸福还是幸福。

上次在网站上我们看到一则顺口溜,其中有一句,握着老婆的手,感觉左手握右手,大意是说这样就是没感觉。我跟小左看了之后同时呸了一句:“有谁比左手更了解右手呢?又有谁比右手更合适跟左手天长地久呢?”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