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花誓

花誓

推荐人:海里的鱼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0-10 09:24 阅读:

 她又做梦了,梦里那个女子长得很像她,那个叫籽儿的女孩。

  
  她会随梦里的她高兴而高兴,悲伤而悲伤,她的一切情绪都随着梦里的她而波动着;但是往往梦做到最后她都会被吓醒里,与梦中她一起哭醒。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每次做完这个梦,一出门就会看见她最不喜欢的人——楚致和。
  
  她喜欢向日葵,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她的院子里载的全是大片大片的向日葵。楚致和那家伙不知道发什么疯,自从看见她种了这一大片向日葵后,也在他家院子的各个角落也种上了;她看见了虽然很开心有这么多向日葵,但她讨厌他和自己做同样的事。
  
  后来那个讨厌鬼越来越频繁地来到她家中,与她爹谈天说地,逗得她爹每每开怀大笑。如果不是最近他都没有捉弄她,她都怀疑他是被什么附身了还是他有什么企图;都过了这么久,为什么那个讨厌鬼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难道他是真的喜欢与爹爹聊天?管他的呢,她还是去找她的言哥哥,对了,言哥哥是最近到这个小镇的,他开了个茶馆。当初她一见到他就觉得很亲切,好像在哪见过,可是她长这么大从没出过小镇!和言哥哥认识以后,言哥哥对她很好,她也很喜欢和言哥哥在一起;就让那个讨厌鬼自己一个人玩去吧!
  
  她去找言哥哥的时候,他正在练字,她看着那纸上的两个字“籽葵”心里一阵激动,因为她叫阳葵;至于那个“籽”字她就不知道了。言哥哥看见她来了,“…葵,你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言哥哥叫她都像是叫其他人,“葵”字前面的那个字好像是“籽”字,“言哥哥,其实你可以叫我‘葵儿’的。”言哥哥又没讲话,又是一笑;最讨厌言哥哥了,每次一讲怎样称呼她的问题他总是一笑而过,然后又那样叫,偏偏他又叫得含糊听不清前面那个字。真是拿他没办法!
  
  臭丫头,又去那混蛋那去了,他想不通那家伙不就刚来几个月就把那丫头迷得晕头转向的了。不行,他不能让别人把他的丫头抢去了,他要加快脚步了,多和未来老丈人打好关系,等乡试一过马上提亲把坏丫头定下来。虽然他是县令的侄子,从小就在这镇上住,但阳大伯可不会因为这样就把臭丫头许配给他,所以还是先有个秀才的身份要好一点。
  
  哈哈,秀才在身了。接下来该去提亲了,提亲出人意料的顺利,阳大伯,哦不,岳父大人答应得很爽快,条件就是一定要对他女儿好!那是当然的了,坏丫头是他这么多年来唯一看进眼里的人,他不对她好对谁好呢?以前他还不确定自己喜不喜欢臭丫头,直到做了那个梦以后他就坚定了,臭丫头就是那个他找了许久的人,那个梦里对他不理财的人,抛下他离他而去的人。坏丫头,等好了,我是来找你讨债的!
  
  什么?那个讨厌鬼居然要娶她,更可恶的是爹爹和娘亲也答应了!不公平,虽然说婚姻大事父母做主,可好歹问一下她是否愿意啊。肯定是那个讨厌鬼是想把她娶回去然后报复她!不行,她要去跟爹娘说她不要嫁给他。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