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文学创作,皆是“穷人”吗

推荐人:吉祥鸟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0-24 12:28 阅读:

笔者近日遇到军内某刊物副主编,大校军衔,正师级干部,享受副军级待遇。80年代他因一篇抓问题准的特写新闻,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他现在已到退休年龄,我说:“平时上班时间受限,退休后,以您的才华可以自由挥洒了。”不料他却说:“我爬了一辈子的‘格子’,现在有大套房住,有车开,工资也不菲,我还费那脑子干什么?。”言下之意,现在条件不错了,不再费心费脑子“爬格子”了。

无独有偶,笔者一位空军副师级文友,是军内某报编辑。文笔不错,平时写些散文随笔。不到50岁的她,也告诉我说:“不写了,太累了!也太苦了!”注意起了养生,空闲时间练起了瑜伽、舞蹈。

平心而论,辛苦了大半辈子,国家让休息了,享受些生活,本无可厚非。但是作为文艺工作者,尤其是文学工作者,不是条件好了,就终止从事的文学事业。更有甚者,没到退休年龄,也提前休息了,这就更不应该了。

这是一个追逐物质享受的时代。社会上的确有人把热爱文学看成是疯子的举动。如果这要算疯子的话,我觉得是一个多么幸福的疯子啊!一个没有爱上文学,或说没有文学细胞的人,是永远体会不到文学的魅力与神奇。文学能陶冶人的情操,热爱文学的人更比别人多了份理想和追求。说他们是疯子,是因为他们在平庸的人吃吃喝喝玩乐范围之外。之所以有文学存在,是因为人类需要理想。如鲁迅言:“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火光,也是引起国民精神前途的灯火。”

不是穷人才乐意搞文学,文学创作是一种对社会的责任,一份使命感,一种追求!是不计报酬,不计得失,是为国家为人民奉献自己的才智!甘愿吃苦在前、享乐在后,是没有节假日,没有休息天,没有规律生活,甚至没有年龄限制。古今中外,许多伟大的文学大师,只要一息尚存,就永无止境在追求。他们自觉肩负着对文学新人“传帮代”的重任,不贪图个人享受。否则,学了一身的文学创作本领毁于一旦,岂不惜哉?

当然,近现代乃至之前的一些文学大师们生活确实很穷,写得也很苦。像我国文学大师曹雪芹,在饥寒交迫中创作出了经典著作《红楼梦》,因生活条件恶劣,没写完就遗憾的离去了;英国的杰克伦敦,为了写作,一辆自行车典当了十五次换取生活费;俄国的契诃夫,考取了大学,因无钱攻读辍学,为了生存,写些小品等短文。那时虽然物质匮乏,但他们是精神、思想的富有者。以致后来他们虽然成为了世界级文学大师,仍毕生投身于文学创作中。对他们而言,文学是自己的钟爱,无可替代。(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是的,也有一些文学大师们出身于大家庭。像元代的著名剧作家关汉卿,一生为后人奉献了许多优秀的作品,其代表作《窦娥冤》经久不衰,传诵至今;像现代的一些大师们:鲁迅、茅盾、老舍、巴金等,他们皆出身于大家庭,但他们从小就志向远大,勇担历史赋予的使命!为中国之崛起而愤慨抒写!为国家留下了许多宝贵财富!为党和人民奉献了一生的聪明才智!从没视条件好坏而动摇为文学献身的崇高品格!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他们,才有了现在的鲁迅博物馆、茅盾故居、老舍故居、巴金文化博物馆等。

加拿大女作家门罗和英国女作家莱辛,分别以82岁和88岁高龄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她们年过八旬仍活跃在文坛上。这是什么精神?又是何等的境界呢?她们是物资短缺的穷人吗?

再看当代一些著名的作家们,像陈忠实的《白鹿原》获茅盾文学奖后,仍不停写作,现已70余岁,又出了《白墙无字》作品集;路遥的《人生》可谓是报上有名、影视有形、电台有声,可他没停止不前,仍坚持写完了百万字的《平凡的世界》,被称为皇冠上的明珠,获得了茅盾文学奖,后来终因劳累过度,如春蚕吐尽了最后一根丝,奉献给我们可贵的精神食粮,自己却累倒而牺牲了;再如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就休息了吗?非也!比以前更忙了,几处挂职,常为文学新人传授创作经验。如此事例,实难举尽……

因此,文学创作是有志者一生追求的事业。是让人生观价值观闪光!是为国为民分忧担责!是真善美!令晚辈们敬仰!甚至名扬千古!

那种追求个人享乐、条件好了就打退堂鼓,是思想狭隘、自私自利的体现,与时代提倡的爱国、敬业极不相称。无视情况,一到年龄就不干了,后来者怎接上呢?生活水平提高了,专家认为70岁之前都可称为中年人,那么作为文学工作者,退休后至少还有10年时间可以创作。这时精力尚充沛,积存了一些生活经验,又娴熟文学技巧,正是写作的黄金时间,怎能停笔清闲享受呢?比起前面提到的国外文学大师,近90岁高龄还活跃在文坛,应是汗颜吧!杨绛先生104岁了,还在思考,一种强烈的责任感让她无法放下。近期写了十二句话告诫青年人。大师们的思想境界真是到了无以复制的地步!

目前,笔者加入北京市杂文学会才知,这支队伍很不一般。他们有着较强的正义感与社会责任感,尤其是会长与副会长们。他们大都接近七旬或已过七旬的人了,仍紧握手中笔,向社会不良现象宣战!笔对他们来说就是武器!有的已出数十本专集,仍任劳任怨,无一打退堂鼓。他们曾是国家级重要报刊主编、资深评论家、著名杂文家、高级记者,学会职务对他们而言纯粹是尽义务,讲奉献!

是的,富豪榜上没有他们的名字。他们虽默默奉献了一辈子,但与歌星、影星们相比,他们确实是贫穷者。可他们又是一群思想先进、想象力丰富、站在时代前沿、从不考虑个人得失的精神富有者。他们坚信:穷也好,富也罢,讲的就是一生走文学道路!为伟大的文学事业倾注自己毕生的精力与才华!虽死无憾!

可是,搞文学创作,决不是一句话如此简单,它不仅是复杂的脑力劳动,还是损耗身心健康的体力劳动。需要付出常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艰辛劳作。有位老作家给长期“爬格子”的文学创作者画了一幅肖像:脑袋如和尚脑袋般光滑,眼睛如兔子眼般红通,走路如挂牌挨批斗般低垂,吃饭如吃药般无味,休息如烙饼子般翻转。意在说明 “爬格子”者,是行思于路,卧思于床,加班熬夜属正常。

因此,笔者呼吁有关部门,社会进步人士来关心这些默默无闻,甘洒血汗,无怨无悔的文学创作者们。他们像鲁迅所说的,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与血。让我们一起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像欧美先进国家看齐,让文学这块园地,成为人们羡慕的职业。提高文学创作者的待遇,提升各类报刊稿酬,或网站稿费,增加奖项设置。让他们健康的,愉快的为党而歌,为民而抒!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