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此生,孤绝与世

推荐人:戒烟败给了寂寞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0-26 12:31 阅读:

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如果阁下长时间盯着深渊,那么,深渊也会同样回望着阁下。

——尼采

从流逝的时光的间隙里,我体会到了一种可以叹仰,可以为之行持一生的隐秘。它就存在于真实而又现实凌然的世界里。它的多棱维度,从一种可以追及无限,到破空天象的异然绝世。它揭示了世界从萎缩雏形到飞腾天广的宏伟量变。它也解释了世界以人性萎靡到欲望流海的悲扩质变。它从来就是一种终极裹瘪于现实结界的限制性,不被人所窥探和深知。它的道路,走向一种追及无限可能的牵升。

从过往的经历中, 不得不遵循一种命运。它犹如星辰,只能在黑暗无边的夜幕里点缀一个人的世界。他在一种自觉自控的孤然的内僻里,沉湎于一种可以内然于结界,外然收内的状态。他不曾在自身上改变,他的内性就决定了很多事。他自始自终都是一个不明锐的旁观者,看到太多的旖旎风景。他的内敛内收,他的外漠内热,他的言行孤然,就注定了他的生命的相遇和邂逅。他不厌恶这样的个性,但是没有办法改变。所以一切与之美好,辉煌,明媚的事物都与他视而擦肩。这种延续的结果,他也预料到了。他已经惯性如此了。平凡与不平凡,都是一种可以去揭示的可能。他选择了这条人迹罕至的路,就注定与孤独前行。孤独,是一种内心到灵魂的匮乏,氤氲了一切的可言可行的释放。孤独,注定与这类人结缘。他们的孤独,他们的笔触,都是惊动人性,通向神性的方式和形态。唯有在极致的孤苦中,寻找自我,寻找光明,寻找生命的立意和思想。他们的心修,就是一段通向深沉,成熟,诸成长属性之路。他也是这样认为的。他的二十几的人生,就是潜浮在水平面结点的维度,他自认为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概念性的存在。他以这种方式存在,可以折望向天空,飞鸟,太阳,也可以折俯看海鱼,黑暗,深不可测的命运。唯有存在于这个维度,他更能异于常人,看人性,人生,生命和哲学。他不甚明锐的感触,感受着自己意识的虚划,看到人性里不可控制的欲望,看到哲学里难以明察的语境意境。他也只能这样较灵锐的感受了自己,和关于自己切身的本质和外象。生命从不是以明示来阐释于人,它晦涩得让人从广阔无垠的迷雾中,只能凭直觉来走心随所动的道路。生命是个复杂的过程性。它以不变与万变的定律来发展和牵引着人们。它本身是不可探知性和预言性。人总是在其中迷惘,挣扎,暴郁不断,心性异化,灵魂扭曲。无论自身到达了什么样的侧面,生命不止的,人生不断的,时间是不停的。停滞于思想的空隙,外在的变化以被漠视,内心的恒定默化以同一个疑惑中未可争破。对于同一个疑惑,经历了时间的变迁,它是得不到解决的,时间的可能会告知你怎样做,没有缘由于此。没有什么事物是可以从最彻底的根源去解释。它只能成为定理和真理,它告诉了你的方程式的方式和格式,你只能根据定式去解答。这就是生命,这就是人生,这是智慧哲学.这不是最根本的哲学,唯心解释了主观上一切困境的可能性,唯物则解释了客观上人们能认知的疑惑的可行性。生命是漫长的,真的能吃一堑长一智,生命现象的多样性决定了人思维的跳跃性和辗转性。它不可能停留在同一层次的意识和思想上,它被生命本能所转移,所抵消。人总是在一件事情上犯下错,接二连三的犯错。唯有将断续的问题回归到现实意识之中的时候,它才会被改变。只有经历了深刻的消极情绪之后,人的理性和生命本能才会抵制和改变它,创新于下一个可行性的行动。意识是思维的分子和分解,在一种可以升华的底线上,它们都成就了世界的发展,成就了生命的生存,却扩深了人性的多样的欲望和黑暗性。在一种绝迹的思维潜行下,人这背负了解释和拯救相同命运的人们吗?

在思维的深渊里,人性免不了滑向虚妄的巅峰,走向极致的孤苦痛绝。人的思考力和自省力到底维和了那些生命里那些不可控制的异化和畸变。思考的力量在怎样的维度上,可以踏平人性的虚妄和黑暗,自省的能力在怎样的底线上,可以拧直生命的悲惨与多桀。或许从先知和伟大的哲学开创者的宏著里得到了最初的解释。世界与人,人与世界都随时间的蜕变转移到渐变一个越发狰狞的地步。只有从最初的哲学开始来解释现在21世纪的现象,都是一种明慧锐智般的直白和简洁。从最初的唯心主义到后来的唯物辩证主义,都是在一种模糊到清晰立体的实面上过程。唯心概括了所有一切万物一切非存在的存在理论化的绝对性和兼容性,唯物则囊罗了一切万物和一切非存在的存在的现实感的真实性和全面性。唯物在唯心的基础上现实演变过来的。唯心指导唯物的创造性的想象力,唯物是指导人类现实生命活动的可行性。思维都是主观性的,现实性,来自于观察,分析,论证,结论这几个流程的递进推动。主观性和现实性的结合,就诞生了时空,宇宙,世界,社会与人。思维的深渊,都是在主观性达到了一种不可抑制的极致巅峰而形成的。人到达了深渊,人的所有思维活动和意识低落在黑暗的海底,被冰冷,孤独与生命的深度的未知性挂钩,深渊会囚禁于你那一段悟道未到的流年。在一种灭绝人迹的孤独中,在高级的哲者中,他始终觉得自己是一种孤绝于世界之外的存在,难以融合到世界里的温暖和感情中。他觉得没有一个人能体会他此时此刻的心境和浮华波涛的空虚中,他觉得没有同伴,没有可知心之人。所以他孤绝于世界,孤绝于他人,同样的,他人不懂他的想法,忽略他了,世界也漠视他了。他也说过,他习惯于这样可以寄托文字,让文字卓然越世,让一些人听把目光在上面停留那么几秒,所谓也无所谓得到他人的评语。因为文字的意义,在于自己的能力和生命体验的升华,再者,在于他人从中学到精华,改变自己,救赎人生的作用。文字的也就这点意义。扩广于外乎,一种字形的描摹能带来两种意义,于唯物客观乎,一段字形的点缀于可视的现实中,如同一片纷叶落地的形状而已,不久后被埋没,消失于无形。但这是未被发现的警世宏作,但发现了,被冠与各种名利,被广大流传。只要世界和平稳然,它会被一直传咏下去。直到世界里的科学不可承载过于庞杂的数据,而摒弃最原始的宏著。它就被新时代的人所遗忘。可是真正推动世界文明和科学进程里的效果,都离不开一些前人的发明,创造,和灵感现实。它们和他们都主宰了时代的中端进度。

世界与人,人与灵魂,在何种可以相互伸缩自如,内外可控的意志力和精神力里所沉服和叹仰?它就是神国,就是世界的乌托邦,也就是世界末日吗?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