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青春仓皇

青春仓皇

推荐人:竹风亦浅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1-05 08:36 阅读:

 掩藏在时光深处的回忆,也做潮涨潮平,也做晨升暮落,从此自成一个世界,只供别人栖息。岁月刚满,繁花就已经落尽。遥望那旅程,那花、那草,已独自生成另一片风景。在秋风中,捡拾最后一片枫叶,曾经盛似火、姣若霞,如今连脉络都模糊不清。枯黄上,仍留着青春的印记,那是一首情诗,现在石沉海底。那是一首决绝诗,现在杳无音讯。

 
所有季节的第一场雨,一定是含泪的。无论是热泪盈眶,还是苦泪填眸,都包含着数不尽的情感。雨是细丝条条、雨是藕丝不断,所以雨是缠绵悱恻,雨是耳鬓厮磨。雨天万物都让其静,任红尘中那颗枯燥的心,渐渐地在那静中都抚平。雨天又像是以大自然为画纸,恣意挥洒的一副泼水墨画。从窗内伸出手,拈一滴丹青上的墨迹,点在眉心,任那份清凉侵入骨脑、浸入思维。朱砂为红,代表相思。墨点为黑,代表离别。有些人,只能经过,不能回首;只能等待,无法重头。
 
铅华是青春。而青春,不准你预知结局,不许你熟稔成熟,只要你极尽所有,直至你失去。花草在依稀中与你相遇,有一世的闲愁,有一世的苍凉,浩浩荡荡、无边无际。所以,浮生痴迷,必有一人为你解忧、必有一人给你温暖。用那抹淡暖的心捂热你冷却已久的灵魂,你会被其俘获,你会被其融合。你就像那生长在禅院池塘中的青莲,在一瞬间盛开,仿若菩提、仿若菩提下那念人生的真意。
 
沙漠被灵性的人居住,就不在炎热、不在荒芜。孤山被闲逸的人开垦,就不在冷寂,不在萧条。斟一杯岁月的酒,写下生死庸俗,才毅然来到那里。抛却红尘、斩断尘心,与孤独长相厮守,与寂寞相濡以沫。或热风尘雨、或虫蚁荒兽,或皎月当空、或竹林松涛,有苦涩,有喜悦,已将人生过半的心,再一次在大自然前完整的吐露。此刻,天光明眼、激泉悦耳,洗濯下那些往事,剩下的是一心寻找、一直沉默。
 
于千万万人海中,没有擦肩而过、没有转身回眸,却能轮回相合,蓦然记起彼此。那一刻,江湖匆忙、天涯急切,就别再淡描等待,做一段时光路上的同行人,下一个转角,挥手道别。有些人,注定一生流浪、一生远方,四处飘零、从不停靠。不是因为宿命孤独,而是在经历过沉舟侧畔后,已经习惯了孤独。有些人,注定一生停留、一生等待,往事回眸、清泪迷眼。不是因为轮回相欠,而是在看过陌上花开后,就无法缓缓的归来,从此偏离的轨迹,与爱情无关。
 
疑是你从三生石上烙下,往复前世今生,不必记得彼此的名姓,眼眸交合下,顷刻交换曾经。喜欢是浩荡的,如一阵山野的风,漫山遍野的掠及。相思的沉默的,如一湍溪涌,流经的全世界都安静。爱是一条单行线,不是通向平淡、就是通向毁灭。就让我们等一朵花开的时间,从后往前回想,一路跌跌撞撞、一路滚滚爬爬,一路失去、一路得到,拥有我们所特有的纯净,眼眸如三月清澈的雨,直到遇见,直到互不相识。
 
时光仓促而去,无论是自己亲手植下的桃树还是梨树,早已硕果累累。无论是自己爱亲手种下的菊花还是梅花,早已花开盛世。听着你蹑着脚步离开,看你的背景掩映在时光里,低头没入尘埃,年华清浅、从此互不相欠。情深如谁?深情如谁?手心素描的杜丹盛的正艳,花瓣灼灼,却青春仓皇。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