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沙枣情

推荐人:默然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1-05 09:56 阅读:

 离开家乡久了,常会想到老家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尽管孩童时代的许多事情早已忘却,但自己从小住过的老屋,老屋门前的那眼小泉,还有老屋周围那片沙枣林却至今记忆犹新。

 
在我记忆的脑海里,门前那片沙枣树是父亲在我十多岁时栽上的,那时候,我们家独居在一片四面环沙的荒沙梁上,门前有一眼天然的小泉,总感那时风沙特别大,尤其是春秋两季,我小时候赤脚踩着房后的沙丘就上了屋顶。为了防沙、固沙,父亲千辛万苦从村西头几里地的红卫学校背回了人家秋季栽剩下的沙枣树枝,裁成小段种在了我们房屋的周围。我们从门前的小泉里挑水浇树,引水浇田。精心培育着嫩弱的小苗,沙枣树有极强的生命力,防风,耐旱,固沙,不分肥田瘦地,除了沙枣树,我们还载了不少的杨树,柳树。
 
在父亲的辛勤劳作下,几年下来,不仅沙丘没有了,我们门前还长出了一片茂密的小树林,当我在红卫学校上初中的时候,那片沙枣树已长得碗口粗了。每年的四五月间,沙枣树开始发芽,随着银灰色的树叶的渐渐放大,那一串串数不清的金黄金黄的沙枣花挂满了枝头。顿时,浓郁的花香就会如毛毛雨似的扩散开来,弥漫到院落的各个角落,清风吹来,依然枣花十里香,昔日风沙无数、天苍苍、野茫茫的大西北,今天成了姹紫嫣红、风和日丽的小江南。
 
随着季节的变幻,到了秋天,那片沙枣树枝头又缀满了成串成串的沙枣,那颗颗粉红色的硕大的沙枣,如珍珠、如玛瑙。又成了吸引孩子们的诱惑。成群的孩子如猴子般的趴在树上,吆喝着,嬉笑着,采摘着沙枣,有时大人们也不甘寂寞,也来采摘。大人们说沙枣果是中药材,吃了可以舒筋活血,还可以治拉肚子。而每到这时,父亲也面带笑容,从家里拿出长杆,高凳子,帮助孩子们敲打,他告诉孩子们,‘摘吧,决不能折断树枝’。沙枣树犹如父亲的命根子,从不让人随便折枝。直到每个孩子的兜里装满沙枣,心满意足的一散而去。孩子们走了,我再把他们洒下的沙枣捡起来洗净晒干,那时大集体,人民还没有脱离温饱,我就上学把沙枣揣在书包里当干粮,下课了,我才吃,也分给同学们吃……
 
冬天,沙枣树不畏严寒,昂首挺胸守护者风沙的入侵,它全身带刺使各种动物望而生畏,使我们的家园有了一道天然的屏障,也保护着其他树木茁壮成长。老家的的沙枣树,伴随着我成长,每天清晨来到树下读书,中午在树下乘凉,傍晚又在树下享受着轻松和惬意,当我从达旗念高中回来的时候,那时是一九八二年的七月,这时的沙枣树已落叶成荫枝满枝,长成了参天大树。我看见站在沙枣树下略有驼背的父亲的那双饱经风霜的脸,和沙枣树那粗壮的躯干在夕阳的映照下意外显眼,脚底下是那不知年月的小泉在静静的流淌,顿使我想起陶渊明人间仙境般的田园生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里虽然只有沙枣,可又和采菊有什么两样呢。
 
在我的心中不由得涌起了一行热泪,故乡是美丽的,那里有父亲和我亲手养育大的沙枣林,故乡是贫穷的,可祖祖辈辈生活在黄土高坡的人们还在顽强的耕作着,创造者生命的奇迹。故乡又是伟大的,就是有了这一方水土,才孕育出了一代代功成名就的创业者。八十年代后期,正值改革开放,我也随进城的大军离开了那片贫瘠的土地,临走,父亲为我打点着行李,并在行李中踹了一小袋儿熟透的沙枣。父亲一辈子哪儿也没去,只在默默的守护着那片沙枣林。
 
一切都在变化,一切都在消失,一切又在兴起。三十多年后,老屋消失了,沙枣林也不知去向,泉水已干枯,我们那片土地已被开发,好像是正在筹建旅游景地,高楼酒店正在建起,沧海桑田,斗转星移,可无论我走到哪里,不变的是永远留在我记忆里的那片沙枣情……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