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脚下的思念

推荐人:櫻桃樹下旳微笑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1-05 10:52 阅读:

 有多少人为一段风景而魂牵梦绕,依依不舍;多少人为一时没有结果的等待,浪费时光,淡笑流年;多少人会为一段冰山的情缘奔走一生,孤独一生。竟有一这样一个人,为了那份爱,那段情,思念一生,行走一生,寂寞一生,直至睡去。

 
命运都没有选择,我们都是渺小的,有时候一阵风就可以把我们吹病,一片叶的凋零就可以让我们忧愁一个秋天,一叶舟就可以把我们带入陌生的国度。也因此,一段冰山下的恋情,竟让人传诵至今。那些天上的云,坚强的雄鹰,望着冰山奇景,那些冰山脚下,情聚前世今生,再次映入眼帘。该来的缘分,该发生的别离,又会牵动几个人的心思,惹来几个人的怀念。
 
时光流逝,在岁月的河流中,那个冰山脚下等待的姑娘,再回眸一笑,过去,现在,以后,还有勇气坚持下去,还会依旧等待,殊不知已成为路人的风景,上天的教化之物。那个被世界欺骗的少年,孤独一生,如今不再年青。苍茫大地,不料就如佛主的座下之物,一株看待凡尘往事的青莲,孤独而活,孤独而思念。
 
如果不是曾经的偶然相遇,会结下如此不解的缘分;要不是曾经短暂而别,会让自己后悔一生;要不是上天的戏弄,会让一段恋情开花没有结果。上天都是公平的,对待万物,都笑而过之,属于你的,天地抢不走;不属于你的,强求也是无意。姻缘天注定,凡人修仙,终究只在梦中出现,一切情缘,经历过,就何谈放下;一切别离,发生后,就再难错过。都是命,都得正视;都是情结,都得偿还。
 
时间众物,各有其性,茫茫宇宙,各藏祸福。冰山上的积雪,多少年了,从没化过。山脚下的村庄,看似宁静,不知换了多少个主人,落了几载秋菊。那条溪流还静静流着,也不知流往何方,滋润哪片需要安慰的土地。夕阳西下,又是一个春天,而那个叫阿依拉的姑娘,还等在那个老地方,等待着一个叫阿米尔的少年归来,一阵风过后,沧桑的目光,不再迷人,凋零的青春,没有了曾经的花容月貌。而世界在发生变化,而有些人只得悄悄观察着远方,来一场没有结果的等待。
 
茫茫众生,苒苒凡尘,相遇就是缘分,相守就是上天的恩赐。这一天,阿米尔和阿依拉相遇;这一年,彼此相爱,相知,互定终生;这一年,二人含泪而别,不再相聚;这一世,彼此牵挂一生。冰山脚下的村庄,至从有人居住起,就有云烟村,因为它经常有大雾环绕,又在大山脚下,因此而得名。正是苹果成熟的季节,阿依拉一个人在苹果园里采摘苹果。阳光温柔地落在她的脸上,显得她更加美丽动人,迷倒群芳。而此时,一个落魄的少年也来到这里,开始一个人的漂泊。
 
人在天地间,今天,明天发生什么,邂逅什么,竟然无法预料。因为长途跋涉,阿米尔饥渴难耐,默默想着,要不是高考落榜,又何必流浪天涯,漂泊千里,来到此地。忽然间,吹开一阵凉风,一股苹果的香味传到他的鼻中。踏过溪流,前边是一片挂满苹果的果园,阿米尔惊喜无比,对于饿汉,何谈仁义道德,何谈谦逊礼貌,跑入园中,就摘了几十个,还把几棵苹果树都弄断了。不料,阿依拉此时正在园中挑选苹果,因为有一些是坏的,拿到市场,没人喜欢。所以,阿米尔被抓住了,由于身上没钱,阿米尔不得不在阿依拉的果园充当劳动力,偿还损失。每日静静相处,坐看岁月静好;笑谈夕阳西下,事态人生。穿梭于苹果林中,情歌互答,静静劳作,静静心动,静静产生爱情的火花,彼此之间都有了感觉。
 
每当爱情到来之时,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挡住。阿依拉从小内向,因为至小没有父亲,尝尽生活苦难。长时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难免有些娇羞。但也因为她的温柔,娇美,让人看来,楚楚动人,人间难寻。彼此有情,只是不明说罢了。这一天,阿依拉起了大早,早早来到苹果园,因为苹果园是她家唯一的收入,因此非常在意。清晨的风,轻轻吹着,使得阿依拉的一头秀发飘飘而起,此时的她,更加迷人,更加让人心醉。不料村里的二流子阿力,已关注她很久,悄悄潜入园中,逞她不注意的之时,用迷香把她迷醉,抱她而跑,逃到不远处的一个荒废山洞里。待到阿米尔来到园中时,佳人不再,而围巾掉落在地,到处寻觅,声音沙哑,终于发现那个荒芜多年的山洞。阿力从小暗恋阿依拉,总想娶她为妻。而此时,梦中情人就在眼前,岂能错过。他脱光自己的衣服,欲玷污阿依拉的清白。就在此时,阿米尔已站在阿力的面前,狠狠一拳,再一脚,阿力摔了几跤,头昏脑涨,逃得无影无踪。
 
爱情的火焰就这样慢慢燃烧着,即使冰川在无法干预,上天也不能拆散有情人。村民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因为他们常常帮助乡邻,大家都感激他们,都悄悄在寺庙中烧香,拜佛,为他们二人祈福。待到阿依拉醒来之时,亦是第二天,昏昏糊糊,第一眼就看到阿米尔,二人相抱而哭,感动着在旁的母亲吉姆大婶。也因此,二人感情更深一层,彼此之间,谁也忘不了谁,日日相见,还觉时间短暂。不久之后,鸟来鸟往,苹果树下,彼此私定终生,恩爱无比,堪比神仙。美好的爱情都是短暂的,阿米尔向阿依拉的妈妈请求让阿依拉嫁给他,吉姆大婶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只要等到阿米尔告知家里人后,再回来迎娶心爱的姑娘,牵挂的阿依拉。
 
离别总让人忧伤,那些过往,那些足迹,那些熟悉的脸庞,都得暂时放下。冰山无语,村庄无语,大地无语。彼此相泪而别,拥抱,放开,又拥抱。阿米尔走过一山,阿依拉就追过一山,阿米尔踏过一水,阿依拉就跨过一水。直至看不见彼此,连影子消失在冰山脚下,随风而去,再也无法寻觅,她才回去。
 
人生苦短,多少不得意之事;命运多变,祸福岂是人生能选。不知是上天的考验,还是命运的逃不过,竟遭此难,从此相爱之人相隔一方,不得相见。在好的缘分,只得告别;再多的不舍,只得轻轻放下;再多的美好,只得常留梦中。阿米尔走后,不料天气大变,发生雪崩,祸来的时候,小小的人类这么能挡得住。刹那间,被冰雪覆盖,努力挣扎,才掉入冰河,再有力气也无法逃脱。但上天都是仁慈的,怀有慈悲之心。多日之后,恰有一个打猎的老人从冰河经过,救了阿米尔。但是因为伤势严重,需要医治很长时间,往转各地,终于有了好转。
 
时光总是不经意间总身边划过。待到阿米尔恢复的时候,时间已过去八年,山河大变,人亦如此。知道阿米尔出事的消息,阿依拉以为阿米尔已经死了。悲痛欲绝,茶饭不思,坐在冰山脚下,不久就病了。待到一年后,才慢慢恢复。偶有一天,她总觉得恶心想吐,到医院,才知自己早已怀孕。在遥远农村,冰山脚下,一个姑娘,没有结婚就怀孕,天地不容,会被万人唾弃,得不到安宁。人生这条河里,有苦有笑,真是别无选择。阿依拉顶着村民的唾骂,上天的不信任。生下孩子,取名忆米,孤独地生活着,八年过去,每天都要站在冰山脚下,望着远方,夕阳西下,等待着阿米尔的归来。
 
人生都是一出戏,戏里戏外,身不由己。阿依拉,由于长期忧郁,饮食,睡眠不足,常病不起,最后在一个阳光的晚上睡去,再也没醒过来,忆米如何呼喊,也唤不会她。冰山脚下,狂风呼啸,吹打着熟透的苹果。想不到,一生的缘分就此终结,一生的等待竟如此漫长。模糊中,她看到了阿米尔在冰山脚下召唤她,她跟着去了,再唱起那首为阿米尔而唱的歌,再次穿上相遇之时的长裙,飘飘而去,和世界再无联系,再无瓜葛。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爱人的离去,缘分的终结,留一个孤独的自己在天地之间独活。古人常言:“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而今誓言依在,人已不存。阿米尔回到冰川脚下,她们的孩子被阿依拉的母亲关爱着,已有八岁,和孩子相认,再到苹果园,说明自己的遭遇,知道阿依拉的逝去。悲痛而泪,似乎天与地都在旋转一般,让人心碎。
 
命运都会捉弄人,不能相守,为何当初要相遇呢!佳人已去,万法无踪,天地间又有哪里可以收留这颗伤痕累累的心呢!再入苹果园,再忆曾经事。一所孤坟,几片落花,惹人落泪。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心死,不看万物,不忆流年。带着彼此之间的爱情,和孩子一起,坐果园,望冰川,等待时光老去,等待岁月轮回,等待思念的人归来,在冰川脚下,看人间冷暖,再续前世姻缘,再相遇在果园。
 
五行之内,各有其主。天地之内,各有其变。每一次作别都为下一次见面;每一次等待都为下一次再续前缘;每一次冰山脚下的思念都为下一世再和你恩爱。多少人间情爱,多少江河风雨,多少冰山脚下的等待,逝去,就只得伤心落泪。逝去,就只得苦断心肠。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