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七年,才开口

推荐人:田童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1-06 21:15 阅读:

有一种说法,每一个一直不恋爱的人,心里都有一个藏起来的人;

还有一种说法,心里有人之后,自己便会愈发的自卑;

当然还有人说,自卑的越久,便愈加觉得喜欢上的是一个不可能的人……

 

“单身这么久,你是吗?”很早之前有一个朋友舍友老二这么问我。

“我去,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这谁说的准呢~你呢?”我总是习惯不正面回答,然后轻挑地将话题转移,而且还自认为转移地羚羊挂角,无懈可击!

“很简单啊,我现在并不觉得搞对象是合适,至少我还没看上一个让我喜欢的姑娘。”其实老二的要求是极其简单的,简单到是个姑娘不论年纪、地区、身份的限制全部都有可能;但同时他的内心又是极其高傲的,高傲到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让他心动过,没有青梅竹马的羊角辫小女孩,没有穿校服给他打饭的女生,也没有偷偷递过纸条为他球场欢呼的姑娘……他的世界里仿佛就没有过一个亲密,哪怕稍微关系普通关系的异性朋友,有的都是女童鞋。曾经班里有个女生说过,他的周边有一个气场,在排斥着每一个周边的朋友;冰冷的让每一个姑娘都不敢接近。

“这么吊,你不会是gay吧~”话题是需要不断延伸,不断去扩展的,只有不断扩展才能逐渐远离那个让我讨厌的问题,让我不再纠结。

“扯淡,要是Gay,也先把你办了……”假装愤怒,双目一瞪……然后忽然微微一笑,说道,“先别转移话题,你是不是暗恋某个人呢?”不得不承认他的智商,在他面前永远就别转移话题!

“之前有一个女生还问过我,你是不是一个Gay?你身边的气场太足了,足到可以赤裸裸的告诉所有你认识的不认识的女生:你不需要恋爱。现在女生看见你都没有任何男女可能会有的想法,单纯到比闺蜜比亲人还要单纯的地步!”我继续说这个话题~

“没遇到合适的,干嘛要撤掉我自己的防御。万一有一天有个女生喜欢上我,我又不喜欢他那多尴尬啊,还不如直接告诉他们我们没戏”老二就像一个酒店的房间上面挂着“勿扰”两个大字。“谁说不搞对象,异性勿进就不一定是gay了?难道你不知道女生里面就有一种女神叫“冰美人”吗;所以男生中肯定也有啦,请叫我“冰山男神”!”说完还自恋的摸摸下巴,不小心发现今天他的胡须未刮。

“这个男神往往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学霸。你跟化学公式过一辈子吧!”我嘲弄着。

“别以为夸我,我就当真;也别以为损我,我听不出来;更重要的是,别以为转移话题,我就不会再问刚才的话!一转再转你是不是个男人?!”

“不是说了吗,人不尽同,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 你从哪里找的这些话,还挺文艺的”

“靠,真费劲,你心里肯定有个人,到底是谁,别让我扒啊”

“哎呦,你看,今天的太阳真圆啊”我将手指头往窗外一指,忽然发现,阴天!

“算了,不说就不说吧,早晚有一天我会扒出来的”一如既往,刨根问底誓不罢休,学霸本色尽显无疑。

 

过后,好好想想,说的好像真是真的,喜欢一个人,越喜欢越孤单,越自卑,越不敢轻易说出口。暗恋是担心一个可怕的结局;自卑,是害怕无法承担她的幸福;不合适,好了,只是借口。

我承认,我是有喜欢的人的——高中的那个坐在我前排的女生,扎着马尾,一摇一摆地也晃动的我的心;

我承认,我想过表白,但每一次都被我压下;最后只有在微博上狠狠地写下:等我有一天有了匹配你的优秀,我会向你表白;

我承认,可能她不在乎我的优秀,不在乎我的身材、我的贫困、我的脾气,我的毫无才气;但我想给的是我最大的优秀。

只是我不知道,她也是有喜欢的人的——高中的那个上课爱打闹的,喜感的小胖子;

只是我不知道,她也想过表白的,但每一次都是难以启齿;最后只能对着日记本抱怨,甚至在QQ上扬言:两年之内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

只是我不知道,她喜欢我胖嘟嘟的身材,最欢愉的个性,还有从来没有的脾气,甚至她还对着闺蜜说过:他的才气像风——说话时双眼还放光!

 

有一天,周六,天津在下雨,石家庄刚刚放晴,从考研的图书馆里出来到旁边的亭子透风……

“嘟嘟……”熟悉的,我拨通了,那个从未存进我手机里的电话。

“wai”声调是三声,是我熟悉的她那会转弯的声调。

“嗯”我回应着透着喜悦又装作波澜不惊。

“累了吧,不能一直看书,尤其是你们那种数学之类的,我看着都头疼~”她说。

“额,这不出来了吗,我们这边在下雨,挺爽的,空气很清晰。”

“对啊,我们这边刚下完。对了,你是不是特别喜欢下雨?!高中的时候,又一次自习课下雨了,老师让回宿舍关窗户,就自己慢悠悠地走回去的,头发都湿了不少”

“你还记得这些啊~看了我当初还挺迷人的!”在自己的女生面前自恋和装×是一种什么的心态呢?在她面前总是不自觉的“贫”。

……

“跟你说一个事啊,我喜欢上一个男生,但是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忽然她说。

我一愣,而后努力平静一下心情说道:“好事啊,到底是哪家汉子能得到美女的垂青啊;他有对象吗?”

“没有,你说他经常给我打电话会不会是喜欢我呢”说的是我吗?是我吗?她在暗示我?试探我?或者……还有一个男生,她因为单纯和我谈得来而问我……我急促起来,我想知道到底是不是我呢???

“可能是”终于憋出一句话,就像过山车一样来来回回直到最后一刻舒了一口气。

“他喜欢我,为什么不跟我说呢?”她有些微怒,有些欣喜。

“也许他害怕你会不同意,害怕不能给你幸福,害怕离你太远不能照顾到你”对,也许,我是这么说的,我把我当成了那个人,将我的想法说了出来;但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我?想到这里,我加了一句,“也许,他和你比较谈的来,就想哥们一样!谁让你这么对人都这么温柔,都不忍心拒绝呢!”

“哥们,哦……明白了,你赶紧去学习吧,争取考上清华,然后我就有清华的哥们了!”

“嗯,你好好玩~到时候我天天领着你去逛清华校园。”

……

最后,她毕业之后选择北上来到这个喧嚣的北京工作;我考研失利,在天津找了一个小公司实习。我们依旧在通着电话,她喜欢的那个人还没有表白,我承诺她的清华还没兑现……直到近年终,我收到了一封来自北京的跨国公司的offer,我的心一下子激动了,亲爱的,我来了。

准备了太多的开场白,准备了太多的浪漫,准备了太多的话;但在2013年12月31日晚上12点,拨通她的电话的瞬间,词儿全没了,只剩下一句:“做我女朋友好吗?”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