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幸福 > 情不知所起

情不知所起

推荐人:_明媚姑娘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1-08 15:16 阅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壹

  偌大空旷的排练室里,空气中的尘埃在窃窃私语,几束微光打湿了午后的沉默,孤寂的墙壁和滴滴答答的时钟缱绻温存。镜面反射出一张清瘦的脸。

  明天就比赛了。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小艾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眉宇间的那种柔情,都越发与丽娘相似。五岁开始读牡丹亭,便惊讶于这人世间的至情至爱。这些年来,其中每一句对白,每一个字都已细细咀嚼,烂熟于心。她性格孤僻,在平日里总爱着一身白衣,嗜书如命,爱舞成痴,书和舞蹈成了她清寂生活中的最大慰藉。三个月前,她凭一篇《梦中人》被选中《游园惊梦》舞台剧女主角——杜丽娘的扮演者。她生性安静,并不向往舞台的绚丽与喧嚣,无奈团长的百般邀请,只得默许了这个差事。可是那时的她并不知道,一旦投入,便再难回头。

  深呼吸,身体舒展,再舒展。踮起脚尖,手臂划出一个弧形,转圈,停顿,戛然而止,静立一侧,含情脉脉。恍然间,就好似正在穿过这满园春色,用身体的语言在诉说春天。目光扫过镜子的一侧,小艾才发现不知何时这房间多出一个人来。

 “听说你还在排练,就过来看看。是不是打扰到你了。”阿良微笑着朝她走来,熟悉的气息一瞬间扑面而来。

 “没有,我本来也心不在焉的。明天就比赛了,我想再熟悉熟悉动作。”

 “别太紧张了,调整好状态,明天就一定没有问题。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记得别让自己太累,晚上早点回去,好好休息。”

 “好。”

  阿良走到门口,又突然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神情让人捉摸不透。

 “忘了告诉你,自信点,你真的很美。”

  阿良比她年长几岁,在剧团只待了三年就拿下了市级舞台剧冠军的头衔。他就像神话一般地存在着,用团长的话说就是:“他具有极强的舞台表现力,舞台就是他的灵魂,一旦上了舞台,所有的光芒都是他的。这是他的天赋。”可生活中的他,却总是一副懒散又不羁的模样,但并不傲慢。他对所有人都谦谦有礼,却永远保持着一种不远不近的距离。他就是在这种似有若无的距离中,丢给你一块糖,然后离开。只剩你在这种捉摸不透的氛围中,慢慢回味他的甜。

  这就是他给小艾的感觉。

 

贰

  三,二,一……幕布缓缓拉开,灯光亮起。

  故事由此开始。

  小庭深院,却关不住那一片鸟语花香,满园春色。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丽娘身着一袭拖地双蝶云形千水裙,手挽金丝薄烟翠纱缓缓出场。云鬓低垂,略施粉墨,脚步盈盈,美目流转。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她低头轻轻哀叹,“吾今已二八,未逢折桂之夫;忽慕春情,怎得蟾宫之客?不得早成佳偶,诚为虚度青春,光阴如过隙耳。可惜妾身颜色如花,岂料命如一叶乎!”丽娘以袖揾泪,她哭,这世界似乎也与她一同哭泣。

 “吾身子困乏了,且自隐几而眠。”说罢,便坐于假山石上掩面而眠。

  柳生出场。阿良一袭青衫,衬得他的身材愈发修长,棱角分明的轮廓里,那对剑眉下是一双流转生辉的含情目。他持一束柳枝,缓缓走近小艾,“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丽娘醒见梦梅,以扇遮面,作羞状,不语。柳生上前作揖,“小姐。”丽娘在扇缝中偷望他,不觉羞红了脸。

 “小姐,和你那答儿讲话去。”柳生牵起她的衣角,两人四目相对。

  灯光灼热,小艾盯上他的眼睛,在一片眩晕中漏了一拍心跳。

  她低下头轻问:“那边去?”

 “转过这芍药栏前,紧靠着湖山石边。”他的手紧挨着她的皮肤。

  她拂面,脸上的温度已然滚烫,“去怎的?”

 “和你把领扣松,衣带宽,袖梢儿揾着牙儿苫也,则待你忍耐温存一晌眠。”话毕,他猛然将她抱起,身上的气息瞬间将她淹没。小艾闭上眼,这一刻,她忘了是在演戏,热浪将她从头到脚地打湿,就这样一点点、一点点地席卷她沉入海底。一直沉下去。

  音乐响起,高潮来临。他牵引着她,带着她一同飞舞。他青衫飘扬,她裙裾纷飞,他们凝视着对方,踮脚,旋转,跳跃,一个转身又一个转身,稍纵即逝地一回头,却还是四目相对。身体在尽情舞蹈,忘却了世间的所有。他的手温柔而稳固,将她举到头顶,她翱翔着,似乎在奔向天堂。

 “是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这好处相逢无一言?”

  音乐戛然而止,柳生退下。丽娘猛然惊醒,身边的人儿已没了踪影,才发现这原来只是一场梦。她不舍地转身,一步一回头,眼眸噙满了泪水,落寞的身影渐渐远去,幕布缓缓拉上,曲终人散,一切化为乌有。

  台下掌声雷动。

 

叁

 “为第一名干杯!”

 “cheers!”

 “小艾,这些日子辛苦了。起初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我会选择一个毫无表演经验大学生来演这个剧,其实我最看中的,就是你的那种灵性。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你今晚的表演比那些经验丰富的老演员们都要精彩得多。来,大家敬小艾一杯!”

 “小艾你今晚太美了!”

 “辛苦了!”

 “敬我们的小花旦!”

  ……

  酒水一杯又一杯地递到她面前,小艾只好一一笑着接纳。不知过了多久,她恍惚间看见桌上的杯盘狼藉,再睁开眼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而这双手的主人竟是阿良。

 “梦梅,我们这是去哪里?”话一出口,才惊觉失言。

 “哈哈,小艾,你真的是醉了。我们要去‘芍药栏前,湖山石边’,你忘了吗?好了,不逗你了,我们现在在你学校。你是自己下来走还是我继续抱着你走?”

  小艾猛然间清醒,从他怀里挣扎着站起来,才发现他也如她一般狼狈,满身酒气,面容凌乱。两人四目相对,不禁哈哈大笑。

  夜晚的校园格外静谧,只有几个学生拿着书匆匆走过。路两旁巨大的梧桐树洒下斑驳的光影,月光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你知道吗,大学那会儿,每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晚上我就会抱着我的吉他跑到树下面唱歌,对每个路过的人说晚安。哈哈,是不是很傻?那时候也是这样的路,这样的梧桐树,伴着这样的月光。不知不觉三年就过去了。”

 “你知道我不开心的时候会做什么吗?你一定想不到。”

 “我猜猜,是不是去找喜欢的男生?被我猜中了?”

 “不是啦,是看《牡丹亭》。我从五岁开始看,它陪了我整整十五年呢——可惜妾身颜色如花,岂料命如一叶乎!哈哈!”小艾一边笑一边踉踉跄跄地走着,一个脚下不稳,险些跌倒,却被他紧紧拉住。

 月光正好,酒意正浓。阿良看着身边的这个女孩,面色潮红,摇摇晃晃,眼睛里却闪烁着坚毅而清澈的目光。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他喃喃道,然后低下头,吻了她。


    那天晚上,小艾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她一个人在黑暗的舞台上哭泣,突然灯光亮起,阿良出现了,身穿一袭青衫,头戴金丝帽,让她跟他走。他们走了好久好久,走到学校的梧桐树下,她发现有一个人正在树下折枝,转身一看,阿良却不见了。她着急地喊他的名字,树下那人却拿着一截树枝上前,说道,“在下柳梦梅,初识小姐,请多多关照。”她笑了,“原来你在这里,阿良,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晚安?”那人一直不说话,她急了,扯下他的面具,阿良的脸渐渐清晰。他似笑非笑地,深情地注视着她,然后一字一句地对她说:“小艾,你醉了。”


肆

  当光芒散去,浮华褪尽,剩下的,就只有平静的生活,在波澜不惊,日复一日地消耗着我们的生命。有些事情是先发制人,而有些事情,却始终是后知后觉。那种感觉,就像是从云端跌落到谷底,最痛的,不是粉身碎骨的滋味。而是,先让你领略了这世间最美好的存在,然后一瞬间,将它从你的生命中永远抽离。这种痛,深入骨髓,无处不侵。

  小艾原本是不知道的,直到那一天,写作的时候她走了神,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她写下的密密麻麻的字竟全是一个名字——阿良。她羞红了脸,赶紧拿手遮住,环顾四周并没有人注意她,这才长抒一口气。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得太深太深,可惜有些情愫,一旦开始,便再难收回。

  离比赛结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可除了几次微信聊天中的寒暄之外,她和阿良便再无联络。思忖良久,终于下定决心拨下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手机每响一声,小艾的心便跳一次。

 “喂,你好,我是阿良。请问你是?”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带着慵懒的气息扑面而来。

  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那几个字眼,“我是小艾。”

 “哦哦,是小艾啊。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

 “那就好。有什么事吗?”

 “没……就是好久没有联系了,想问问你……“

 “小艾,这样吧。这周末我有一个新剧要演出了,要不要来捧场?我把时间地址发给你,我现在有点忙,到时候我们再联系好吗?”

 “好,拜拜。”

 “拜拜。”

  死一般的沉寂,梦还没开始就已宣判死亡。


伍

    幕布拉开,灯光亮起。

  这次是一个现代剧,阿良打扮成学生的模样,身穿高中时代的校服,从幕布里缓缓走出,他背着黑色的双肩包,手里拿着一本书边走边看,神情安然。这时,一个女生从对面匆匆忙忙地跑过来,不小心碰掉了阿良手中的书。两个人都弯腰去捡的那一瞬间,四目相对。一模一样的眼神,深邃的眼眸紧紧地凝视着你,带着似有若无的爱意,带着些许宠溺,时间好像静止了,你掉进一个温柔的漩涡,深情将你一点一点地湮没,你却甘愿一直沉下去。

    沉下去,沉入深不见底的海。

 

 小艾看见阿良在人群的簇拥下,在全场的掌声和欢呼声中,微笑着朝她走过来。无数光环笼罩着他,她羞涩地低下头,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渺小。

 “祝……”话还没说出口,阿良便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去。

 “阿良,祝贺你。”一个柔软的女声。

  再回过头去的时候,故事里真正的男女主角开始拥吻,无数口哨声和尖叫声铺天盖地。世界开始坍塌。


  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

  小艾突然想到这句话。

  外面的夜色正好,霓灯灿烂,模糊的视线把光圈渲染开来,来来往往的车辆川流不息,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疲倦地欢闹着。这个城市,每天都会有成千上万的故事在上演,只是从此,世上再无杜丽娘和柳梦梅。


陆

  删掉了阿良所有的联系方式,小艾去了另一个城市。那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春天整个山坡都会开满金灿灿的油菜花,她住的地方附近,有一片湖,每天清晨,薄雾从湖面缓缓升起,美得不可方物。望着它,就好像能忘记所有的一切。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小艾每天读书写作,倒也充实快乐。

  有一天,她在花园里除草,感到累了,便坐在石凳上休息,却不小心睡着了。这次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阿良和柳生变成了一个人,一袭青衫,满目柔情。他一次次地拿着柳枝走近她,“在下柳梦梅,初识小姐,请多多关照。”他的微笑每次都让她眩晕。他日日夜夜和她走过栽满梧桐树的小路,然后低下头,吻她。他一遍又一遍地,用那种饱含深情的,带着爱意的,带着宠溺的眼神久久地凝视着她。然后小艾就沉了下去,沉下去,一直沉下去。再也没有醒过来。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