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不掉的娇羞

推荐人:轻语晨曦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1-08 22:51 阅读:

小的时候,大人就对我们说,女孩子长大后就会嫁人的,那时的我们,虽然不太懂什么叫做嫁人,但是心里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对大人们说,我才不嫁人,我在家陪着爸爸妈妈就好。但是看着电视上播放那些言情剧,有时还会想自己长大后会喜欢什么样的人,会嫁什么样的人,这时的女孩很稚嫩,喜欢在电视剧中寻找自己的白马王子,在欢声笑语中寻找世界。那时的女孩们像一朵正在长的花骨朵,嫩嫩的,在春风中摇曳着。

随着年纪的增长,女孩子们开始有着盈盈秋水之色,偏若惊鸿之态,开始寻找着另一半,虽不是刻意,但是有时却是别有用心。这时的她们在学业的繁重的压力下,在青春萌动中,对异性的好感慢慢滋长,虽然不是那么的清晰明了,但是还是对女大当嫁会有那么一点点概念,虽没想过跟对方结婚那么现实,但这时的情形就好像是那天空慢慢掀起的雾纱,迷离而又朦胧,不是那么透彻,却又总是怀着念想,一颗心会想着与对方在一起,那时虽没有相守到老的决心,但是也会有想念暮暮朝朝的心情,看到对方心会跳,脸会红,在这美丽的而又紧张的时光中,偷偷尝着爱情青涩的味道,虽没有那么的激烈,却又欲罢不能,这种滋味浮动着女孩年少的青春。

这时的女孩子,她们虽美丽,却少了几分韵味,少了几分绰约,也许是因为少了生活的历练,所以少了几分韵致。

少年时期,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对爱情,对生活没什么概念,却又憧憬着,她们就像是的云水中的白莲,美丽无暇,又像是天空中的白云飘逸游离着,没有一个定所,相继的些许落寞与空虚伴随着,但她们还是努力漂浮寻找着。

也许被时间填了几堵忧愁,女孩子眉宇间逐渐凝聚几丝忧愁,举手投足有着翩翩之态,在现实与梦幻中行走着,有时像丁香花一样结着愁怨,有时又像是河流中的细曲欢快明丽,她们有时也会幻想着浪漫,但是更多的是淡定从容,寻找一个爱人安静的度过一生。

席慕容说,“我喜欢将暮未暮的原野,在这时候,所有的颜色都已沉静,而黑暗尚未来临,在山冈上那丛郁绿里,还有着最后一笔的激情。我也喜欢将暮未暮的人生,在这时候,所有的故事都已成型,而结局尚未来临。”而我喜欢快要出嫁的那一时的女子,那时

的她们找到了定所,婚姻生活将至未至,现实纠结而又尚未来临,爱情美丽而又饱满,对未来又充满着热切的希望,女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甜蜜的笑容,虽美丽无比,却又别是一番风韵,比年少时期见到心爱的人那种多了份张扬,却又比婚后女子多了份羞怯,此时的他们用红盖头遮掩着,将为人妇喜悦,这别是一翻羞怯,掀开盖头,见到自己的爱人,脸上泛着红晕,却别是一抹娇羞。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