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不白实为不清不白

推荐人:苏察哈尔璨w 来源: 红袖网 时间: 2015-11-11 17:18 阅读:

一个警察在自家车库不清不白地死了20年,家属仍然认为是死得不明不白,不依不饶一定要求个说法。这不是在拍电影,而是真实发生在海口的事。说起来这个事也不是第一次被翻起来了,记得哪一年的大接访,死者家属就已经把此事通过媒体公开,当时省内的媒体均详细登载了该警察和一女子离奇裸死停在自家车库的车上的经过,详细程度堪比现场勘查报告。也正是那个时候,通过对当时新闻内容的认真研究,我个人认为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的意外事件,而不大可能是所谓的密室谋杀,说穿了,构成刑事案件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事实上,当时各级公检法机关都给死者家属做了详细解释,可惜他们都没达到息访息讼的目的,死者家属就是不信,再科学的解释也不信。

一晃20年过去了,死者家属的决心看上去并没有动摇,只不过从上访改成了诉讼,从试图启动刑事立案程序变成了试图直接摧毁不立案的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律基础,目标越来越明确和细微。想必这20年的翻案之路,也让死者家属对相关的法律法规熟悉到了专业的地步。但家属对已知非正常死亡事实的四点质疑,并非是撬动真相的杠杆,所谓质疑从专业角度来讲都是可以解释的通,也基本上没有像样的证据支持。比如说因打黑除恶得罪人被报复,这仅仅是猜测,没有证据表明曾有过这样的报复行为;几件不合时令的衣服出现在死亡现场虽然很突兀,但是相信办案人员经过工作已足以排除衣物和可能的凶杀之间的直接联系;至于一前一后的相对位置关系,与性行为过程并无直接的冲突,且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也不是瞬发性的,而是有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任何的相对位置关系都是合理的;至于在相对密闭的车库空间发生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的案例,国内外都不是罕见的,只是死者家属自己不愿接受这个事实而已。

实事求是讲,根据法律规定,公安机关原本只需告知家属死因鉴定结果即可,但是公安方面对死者家属告知的内容已远远超过法律的规定,不过这也无济于事,仍然不能化解家属的疑虑。此次死者家属的重点放在了执法公开上,要求海口琼山公安分局展示死者非正常死亡的鉴定结论依据的相关证据材料并完整复印,但这一诉讼要求却是超出了法律规定的边界,当然无法满足,一审败诉实是必然。

20年了,悲剧并没有要结束的意思。试想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的派出所所长,有着大好的前途和美好人生,却在一个夜晚,以一种毫不体面甚至是耻辱的形态,为自己的生命画上休止符,这样的结局无论是谁都不能轻易接受。于是我们大约也理解了死者家属的想法:这么不清不白地结束生命,心有不甘,就算是死的不明不白,也比现在强啊。

也许正是这样的心理,支撑着死者家属坚持到现在。其实,谁都知道,这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坚持。但他们还是选择坚持到底,这果然是个无奈的结局。人死为大,既然已坚信是死不瞑目,所谓的刑事科学,估计也被看成了公安文过饰非、掩盖真相的手段。所以这个时候奢谈科学素养,怎么看都是不合时宜。再强的说理,遇上“老不信”总是白搭。死结是结定了。

死者家属的上诉之路依旧坚定,那么,这个死结该如何解开呢?可以肯定的是,靠那些猎奇的媒体,肯定是没戏的,即便他们有能力把真相大白鼓捣成大象真白。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